Blog

21 10 月, 2018

s3746

信扫描序列号:s3746
写信日期:1992-07-17
写信地址:河南省信阳市
受害日期:信中未提
受害地址:信中未提
写信人:茅烨
受害人:茅烨的父亲
类别:其它(OT)
细节:从报道得知童增老师和陈健同志的爱国主义行动我表示由衷的敬意,我的父亲受到日本侵华军惨无人道的摧残伤痕累累。日军在我中华大地上奸掳烧杀无恶不作使得百姓受着非人的折磨这笔血债罄竹难书。我支持你们支持索赔工作并提出一些建议。

 

陈健同志:
您好!
首先对你和童增老师的崇高爱国行动,我仅表示由衷的敬意!
我从南昌出版的“信息日报”上看到了“民间索赔潮”报导;方知由你和童老师领衔已在全国掀起了一场盼望已久的伟大爱国运动,真是大快人心,吐出了闷在我心中长达半个世纪的一口冤气。由于童老师在京地址不详,只好托你把我的信转交于他,谢谢!
我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人,对于日军侵华战争日本强盗暴行,因年幼尚未记忆,完全是家父、家母在世时告诉我的;我的祖父、祖母、兄妹六个亲人先后死于侵华日军的铁蹄下。所以说,对于中日两国关系这一“敏感”问题我是十分注意的。这场战争决不能轻描淡写地说是“日中战争”,而应该说成“日军侵华战争”,因为,众所周知战争在我国领土上纪进行的,是日军挑动起来的,头路战犯是故裕仁天皇!日军是侵略者!
你同童老师两位有什么困难望来函告知,我会尽量帮助的。
我家死于侵华日军铁蹄下的亲人及家父在天之灵谢谢你们。
谢谢!

茅烨
92.7.18

河南信阳市10号信箱科研所
464000

童增老师:
您好!
首先对于你和陈健同志的崇高爱国主义行动,我仅表示由衷的敬意!
我是一个日军侵华时受害者的亲属,在那中国人民灾难深重的时代里,家中六个亲人在“淞沪杭战”以后一个接着一个死于非难,家父直接受到侵华日军惨无人道的摧残,伤痕累累。这种侵华日军所种下的民族仇恨早已深深地铭刻在我的脑海里,岂能涓失!况且,至今……。侵华日军所到之处,奸淫烧杀,暴戾恣睢,制造了“南京大屠杀”、“731细菌战”以及数以千计的“万人坑”,等等,这些早已在“东京国际法庭”上公布于众。侵华日军的滔天罪恶是罄竹难书的。
但是,战后受日本国一小撮极右[分]子所操纵的历届天皇政府,除了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时的田中首相以及后来的大平首相曾有过“公式化”的道歉外,不但没有忏悔之意,反而不断地制造有损于“中日两国友好”的事端或对制造事端的极右[分]子采用宽容或纵容态度,接连发生:“教科书事件”、“靖国神社事件”、“钓鱼岛事件”……。目前的宫泽政府有过之而无不及,还要派兵参加什么“和平行动”充当国际警察,这不是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吗?蠢蠢欲动想要重温卅年代的“大东亚共荣圈”的旧梦吗?
鉴于上述事实,发动侵华战争的头号战犯——故裕仁天皇的儿子明皇将定于92年10月来华访问有点“政治基础”吗?我个人认为:他的来访是对中国极大多数公民无情的嘲弄!是对死在侵华日军屠刀下的二千六百万亡灵的公开侮辱!“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为了真正使“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建立一点良好的“平等的政治基础”,中日双方重温一下这段日军侵华(决不是所谓日中战争,发表此论的人或者说概念不清,或者说有意混淆侵略者和被侵略者)历史是必要的,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要求中日两国政府扎扎实实做一些实事,来安慰死难者的亲属和后裔心灵上的创伤。由于死难者的亲属和后裔极大多数是布衣位卑的小民百姓,无法直接向日本国政府提出索赔要求,为此,我们只能要求自己的“人代会”和“政府”代表我们向日本国政府提出索赔要求。我们建议:
1.“人代会”建立专门机构,使索赔工作规范化、法律化、正常化。
2.外交部应代表全体死难者的亲属和后裔向日本国提出索赔要求,若像海部前首相不予理睬的话,则向海牙“国际法院”提出起诉。
3.日本国明仁天皇来华访问之前必须取走日军侵华战争结束时遗留在中国吉林等地的廿万救芥子氢弹回日本国毁掉,以免继续使中国人民受害!
4.明仁天皇来华访问之前必须答应索赔之要求和代父到南京,侵华日军731部队前驻地等地向中国人民谢罪,否则的话,明仁天皇是中国人民不受欢迎的人!
5.立即归还“钓鱼岛”于中国。
童增老师,要妥善解决此事,路途是艰难的,曲折的,但是,前途是光明的。亿万人民是你们的坚强后盾,历史将永远记着你们的功绩!
爱国是无罪的!二千六百万死难者千古!
谢谢!路途遥远请代我签名。

好!

茅烨
92.7.17

河南信阳市10#信箱科研所
464000

s3746-e s3746-p1 s3746-p2 s3746-p3 s3746-p4 s3746-p5 s3746-p6 s3746-p7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