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10 月, 2018

s3701

信扫描序列号:s3701
写信日期:1992-03-15
写信地址:福建省福州市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林信舒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支持索赔,寄来剪报。

 

廖瑶珠先生:您好!
您是香港很有影响的女律师,89年初我们搞对日索赔受压后曾将信件,对日索赔告同胞书等寄到北京(人大政协会议期间)给您及好几百位人大代表,好像你们是住在友谊宾馆,后来我常注意看您的发言摘登(人民日报等)。89年6月我被关至90年1月,90年开始又给你们写过两次信,材料不知收到否?
现在厦门大学李景禧教授带去此信,烦徐四民先生转交给您,盼您能支持索赔事业,盼您为中国的民主与法制多作贡献。如有时间,盼回函:福州华林路红墙新村15-502 林信为收
此致
受国者的敬礼!

林信舒
92.3.15

就吁还战争赔款等三事告同胞书

  一九八九年一月七日,日本国天皇裕仁死了。然而,五十年前中国屈辱的历史不死!五十年前两千万中国的冥冥冤魂不死!
我同胞,我手足,自卢沟桥枪起,日寇铁蹄踏遍大半个中国,侮我同胞,毁我山河、十户九破、赤地千里,亿万民众在连绵战火中讨生,痛苦到了极点。
沧海桑田、草木成柯,南京大屠杀的悲号已经远去,抗日的烽烟也早已弥散,三这些苦难岁月的羞辱,中国人当视为国耻,历百代而不忘。
中国的大事应该由中国人民决定。五十年前的劫难是全民族的灾难,任何一届中国政府,任何个人本不能随意代表几千万被屠杀的受害者,几亿被凌辱的炎黄子孙,本不能漠视,定夺人民的权利和要求,鲜血不能白流,杀人不能无偿,否则,公理何在?道义何存?法律何用?
一九七二年,中国领导人出于友好的意愿,提出放弃对日本国的赔偿要求,国财民命,血海深仇,一笔勾销,这种一厢情愿的行为,是五千年浩浩历史和传统文化造就的中国人特有的忍辱求和的心态和宽容性格的体现。但是,这些年来,日本国内却连续出现了许多怪事:篡改历史教科书事件、毁损周恩来总理塑像、破坏和平少女雕像、枪击驻日大使馆、参拜靖国神社、军费开支突破百分之一,裕仁从战后致死从来没有明确地对日本的战时行为表示道歉,裕仁死后日本右翼势力嚣张,军国主义幡魂游荡,等等,等等!这说明,一部分日本人没有进行罪恶史的反省,没有吸取教训,他们不将中国的友好态度看成是宽宏之举,反而视为软弱可欺。再以八八年三月二十四日上海撞车事件为例,二十几个日本人的性命索去了中国大额的赔偿费,相索何太急!试问,两千万条性命,中国该向日本索要什么?索要多少呢?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今之世,民主合作已成为主潮,世界已是个不可分离的大家庭,南北国家互相依赖,没有穷国的发展就不可能有富国的持久繁荣和世界的和平稳定,战后,日本已向许多国家作了巨额的战争赔款,当时,日方已经做好巨额赔偿的思想准备,如果这个索取这笔巨款,一片废墟的日本就无法奠定现代化的基础,更不会有繁荣富裕的今天,随着中国改革开放,日益广泛的日中合作又为日本的厂商提供了广阔的市场和丰厚的利润,而目前,中国的改革面临着重重困难,外贸逆差,通货膨胀,财政赤字。我们两国常说:“中日友好,代代相传”。日本如果真心从中日两国永久友好亲善之长远计,无论在朝在野的有识之士,都应该支持赔偿战争债务,用实际行动来帮助中国发展,每一个有良知的日本人都应该站出来支持中国人民的正当要求。
同胞们!家务战场,日本侵略者战胜了昏庸腐败的满清政府,签定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两亿白银的赔款和“九一八”以后从东北掠夺的大量资源财富,使日本强大,饲虎家门,缓靖立国,终于导致日本的入侵,中华民族惨遭涂炭达八年之久。当今,日本已成为世界经济强国,而右派势力如此猖獗,难道我们还要坐看历史重蹈旧辙吗?为了世界的和平与中日友好,为了伸张正义,也为了那段血的历史能为中华民族和大和民族共同铭记,我们呼吁:日本国必须偿还侵华战争的赔款!
这笔债,所系两千万生命,不可不还!
同胞们!中国150年来的近代史是一部悲惨的血泪史,我们不能让这段历史仅仅作为书本留给死孙后代们轻轻一翻而过,日本是发动不义战争的战败国,他们尚且将美国投掷原子弹于长岛、长崎上空的
四五年八月六日定为国难日,我们难道不应该让人民永远铭记南京大屠杀的日月吗?忘记了民族的苦难史即意味着背叛祖国,我们建议:
定一九三七年二月十二日为中国的国难纪念日,每年的一二九一道举行纪念活动。
同胞们!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犯已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而且对战争负有首要责任的,不止是东条英机一人,天皇裕仁也有不可逃脱的罪责。裕仁去世以后,中国的国家正副主席、正副总理都送了花圈,领导●也曾去驻华使馆吊唁,够了,太够了!现在已有不少国家决定不派人参加裕仁的葬礼,新西兰国防部长说:“战后应该将裕仁枪毙或者碎尸万段”。作为战争最大的受害者的中国,该怎么办?我们要求:
中国政府不要派人参加裕仁葬礼。
我们提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就以上三个问题组织全民投票,这样既体现了中国公民真正享有民主的权利,又可以增强国人的参政意识,激励民众的爱国热情,我们希望全世界人民支持我们,并通过这件事对战争与和平作一次新的思考。
历史不死!
两千万冥冥冤魂不死!
五千年中华民族的自强精神不死!
十一亿中国人不死!
89年初香港《明报》等国外报纸刊登

闽江沙龙
一九八九年一月十五日

同志们、先生女士们:你们好!
为了世界和平,为了中日长期真正友好下去,也为了中国的发展并促进政治民主化的进程,我们写了“就吁还战争赔款三事告同胞书”让大家签名,福州地区已签了几万人,这几天还在分头签名,现在我们把这份倡议发到全世界,发到全国各地。
中国改革遇到了许多难题,人民也有意见,但我们要十分珍惜已经取得的成就和安定的社会局面,中国再也经不起动乱了,我们已经平静地行动了三周,我们希望既表达了这个广大民众(包括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的意愿,坚持真理,又维护国内和国际的团结,使中国人民受到一次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的教育,让各国看到我们呼吁的人们对战争与和平作一次新的烦死。这也是民间自发的一次大规模而又稳妥地关心国家,为国分忧的尝试,希望得到你们的关心和支持。
具体事项如下:
一、各机关、企事业单位、工厂、学校,应写明全称和地点(各大学应写上系、部的全称),然后签名,个别分散签名者应写明地址、单位或住址,也可以送其他单位签名,签名册或签名纸张自备,我们没有活动经费。请充分利用《三事书》互相传阅。
二、签名者应该认真地审阅我们的倡议,在完全同意我们意见的情况下,自觉自愿地负责任地签上自己的真是姓名,不要签笔名、别名,不要别人代签或者代别人签,一人只签一次一名。
三、签名名单,名册于二月五日(阴历十二月二十九日)以前寄出,以便在龙年结束时作个统计,二月五日以后签名的另行统计。不愿意组织签名的单位烦请将倡议书寄还,寄出签名册的单位请写明联系人的姓名,也可以托交春节、寒假回闽探亲的人带回,并可直接联系。
寄交:中国、福州  福建中医学院中医药研究所林信舒 收
邮政编码:350003 电话:571033 电报挂号:1331
四、欢迎各报刊杂志刊登我们的倡议

闽江沙龙
一九八九年一月十五日

福州版参政消息
1992年2月25日 星期二

共同社报道
中国关注日侵略军强迫中国妇女充当军妓问题

  【共同社东京2月21日电】题:中国驻日大使杨振亚首次表示关注当年中国妇女被作日军军妓问题
中国驻日大使杨振亚21日在日本记者俱乐部发表了讲演。在讲演后回答问题时,杨振亚大使就军妓问题指出:“这是当年日本军国主义在亚洲犯下的可耻罪行之一。有报道说,在中国妇女中也有受害者。我希望进一步查明事实真相,我们在注视这个问题。”他表明了将密切注视调查情况和日本政府的态度。
自军妓中不仅有朝鲜人,而且还有中国等其他亚洲人这一事实被揭露出以来,这是杨大使作为中国政府人士首次正式谈及这个问题。
尽管杨大使在讲话中未谈及受害者补偿等问题,对此采取了克制姿态,但他却表明了这样的态度:不仅南北朝鲜,而且中国也在关注这一问题。这将使日本政府处境更加尴尬。
【《香港虎报》2月11日报道】题:日本军队曾强迫中国妇女充当军妓
日本最近披露的一些内部文件透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至少曾有来自台湾和大陆的890名中国妇女被迫为日本军队充当军妓。
据日本国会的一位议员透露,有52项文件提供了中国妇女被迫从妓的具体证据。这些文件是这位议员从日本自卫队的图书馆里找到的。
中国“慰军妇女”的实际人数可能还要搞得多。
这些证据已促使台湾要求日本政府道歉和赔偿。这给台湾好日本之间已经很脆弱的关系构成严重威胁。文件透露,1942年1月,中国大陆的大约820名妇女被送到日军占领的南京,在一所专门为军妓设立的医疗站检查身体。
文件还透露,1942年3月,日本军政府曾批准驻扎在台湾的日军在台湾强召50名军妓,送往婆罗洲。
3个月后,日军又在台湾召募了20名军妓。
台湾当局3周前已致函日本政府,要求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军强迫中国妇女当军妓进行调查。

1992年1月12日 星期日

香港《南华早报》说
渡边访华标志中日关系出现飞跃

  【香港《南华早报》1月8日文章】日本外相渡边美智雄最近的北京之行,标志着中日关系出现了飞跃。它还证实外交官们所说的中国、日本和美国在地缘政治上的“新的战略三角”已经出现。
渡边访问时带了许多礼物。邀请江泽民访问东京将使中国最高领导人能够在天安门广场事件后访问一个重要的工业化民主国家。招待渡边的中国领导人(包括江泽民和李鹏总理)还得到这样的保证:东京将考虑他们提出的再提供一笔7000亿日元的巨额贷款用于建设基础设施。
北京显然从东京争得的“让步”,说明这个中央王国重视日本是有道理的。中国领导人在对全球力量均势作出估计时,已经预见到苏联的影响即将消失以及美国“新的帝国主义”迅速发展。
中国要是同华盛顿的关系仍然由于在包括贸易和人权在内的问题上而格格不入,那么,日本就成为他可以获取技术和资金的另一个来源。
日本从它同中国的“特殊关系”中到底得到什么呢?
正如宫泽喜一首相上月所说,东京也认为同北京的关系是日本对外政策的“支柱”。
东京长期来优先考虑的问题之一是它的大邻国的稳定。
尽管发生天安门广场事件,但是日本政府认为,这个共产党政府仍然是稳定的因素。它仍然是日本愿意同其做生意的伙伴。但是,东京向中国“倾斜”的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也同“战略三角”有关。日本政治家认为,中国是他们可以用来对付永远是自信的美国的一张潜在的“牌”。
在布什总统目前访问日本期间,东京将感觉到美国的压力,布什及其18名势力很大的经理将压日本“自愿限制”对美国的出口。日本可以通过炫耀它同中国的“特殊关系”来抵抗傲慢的美国人。

日朝关系正常化会谈分歧严重

法新社报道
【法新社北京1月30日电】日本和北朝鲜谈判代表
今天在这里举行的关系正常化会谈中仍存在严重分歧,尽管北朝鲜已签署了核保障协议。在预定开两天会的第六轮关系正常化会谈开始时,北朝鲜恰好在维也纳签署了一项国际原子能机构协议。开放其所有核设施以接受国际调查。
签署该协议为会谈消除了一大障碍,但是北朝鲜代表团团长、外交部副部长田仁彻说,如果日本不坦白承认它在1910至1945年占领朝鲜期间犯下的罪行,谈判就仍然不可能取得进展。
田仁彻对记者说:“如果不彻底清算过去和给予合适的赔偿来支持朝鲜民族,那就不可能实现关系正常化。”他显然是在重提财政赔偿的要求。
田仁彻指责日本谈判代表中平立以“错误的态度”参加会谈,并提出了朝鲜“慰安妇”问题。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是,日本宣称,用来吞并朝鲜的1911年条约在1945年战争结束时被废除以前在法律上一直是有效的。
至于日本,它又要求北朝鲜提供据说被绑架到北朝鲜去教恐怖分子日语和日本风俗的那名日本妇女的情况。

南朝鲜反日情绪高涨

  【时事社东京1月17日报道】在宫泽首相访问韩国之际,韩国的反日情绪空前高涨。16日不少团体在汉城许多地方举行了示威游行,要求日本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强迫朝鲜妇女充当军妓一事进行道歉和赔偿。韩国的新闻媒介也展开了强大的攻势,要求日本方面妥善解决这一问题。
在汉城市中心的宝塔公园,“太平洋战争殉难家属协会”以及“韩国独立运动家联盟”等组织召集约100名会员,举行了“声讨日本首相访韩大会”。
与会者义愤填膺地说:“工作首相在访问期间就日本过去强迫朝鲜妇女充当军妓一事进行具体的正式道歉,也未作出赔偿的承诺,我们实在忍无可忍。”他们还焚烧了天皇的模拟人。
此后,与会者前往日本大使馆遭机动队阻拦。与此同时,一些死难者家属在日本大使馆前游行示威,高呼要求日本赔偿等口号。
韩国各大报和电视台也在这一天大张旗鼓地报道了过去被迫充当军妓的妇女的不幸遭遇。一位妇女声泪俱下地痛述了当时的切身经历。她说:“我住在简陋的宿舍里,每天被迫要让20多名日军发泄兽欲。”

s3701-e s3701-p1 s3701-p2 s3701-p3 s3701-p4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