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10 月, 2018

s3304

信扫描序列号:s3304
写信日期:1995-03-11
写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
受害日期:1937-12-02
受害地址:江苏省无锡市江阴县
写信人:耿堃元
受害人:耿步洲(耿堃元的父亲)和张二宝(村民)
类别:谋杀(MU)
细节:1937年12月2日和3日,日本金在我村一带屠杀村民烧毁房屋,我父亲和村里的老师被日进杀死在田野中,当时我才9岁母亲一病不起不久也去世了。日寇造成了我家破人亡失去了童年的幸福,日本政府要赔偿在日军侵华战中受害的中国人民。

 

童增同志:
您好!
今年是全世界反法西斯胜利的五十周年,日本军队侵入中国所犯下滔天罪行,受害者试目以待,讨还一个公道。今邮去四份我的公开信,如可行,请代发给“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组织。一份请转发“日本读卖新闻”。主要一份转发给“全国人大委员长”,要求公开发表和评论,讨还一个公正的道理。我深信,诸多受害者,不能忍受无理拖延下去,坚信您一定会接受我的请求、委托,特此去信。拜托!(我所揭露的日军侵华罪行并非虚构,事情有历史记载)。(如有歉妥之处,望指示。)
祝前程似锦,万事胜意!

受害者耿堃元
沈阳市柳条湖街9-1#1门
1995年3月11日草

  大约在二月下旬,由郝曼华老师引来上海东方电视台贾光华编导等,还有香港新大陆出版有限公司总编杨克林等二人,共九人,采访了“二战”受害者郝曼华和我,并录了像(第二天由肖振亚领去,内容不详)。当日晚由郝曼华和我设便宴接待,由我资助。我们录像是在张作霖被日军炸死的“三洞桥”,其它还录了“张学良将军故居”、“九•一八”纪念碑。
据说,还要去抚顺“万人坑”、“杨靖宇”将军遇难处等,情况简要就是如此。
往外邮资附信内,若不够,将改日补上。

受害索赔,刻不容缓
日军侵华战争的受害者耿堃元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也是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五十周年。在这纪念胜利的时刻,回首往事,记忆犹新。侵华日军制造的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的情景历历在目。国恨家仇,没齿难忘。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卢沟桥事变,日军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同年十二月南京沦入日军铁蹄之下,侵略者兽性大发,进行了长达六周的灭绝人性的南京大屠杀。在此之前,日军早已沿路烧、杀、奸淫、掳夺。仅从常熟县的野猫口、福山港登陆后,在“港区镇”、“泗港”、“杨会”等地,就杀害平民200余人,烧毁民房300余间,奸污妇女无数。11月27日,日军继续西犯江阴县,数百架飞机,连日在县城及“要塞炮台”狂轰滥炸,地面由日军第十三师团步兵与骑兵配合,以30余辆战车为前导,与我112师334旅、667团在江阴要塞镇“花山”阵地激战两天,700余名抗日官兵全部殉难,日军在12月1日侵占江阴县城,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死伤平民无数,血流成河,到处奸淫妇女,有奸后刺死、烧死。日军不仅在城内奸淫烧杀,对附近一些村庄也不放过,12月2日、3日,日军在“要塞镇”的“花山嘴”附近,曹鲍村等9个小村庄,屠杀村民、难民三百多人,烧毁民房400余间。我父耿步洲逃难到三宝村,与该村的教师张二宝一起被日军戮杀在该村八亩地的田野中,白天无人敢去收尸,深夜该村的村民才去收敛。因没有棺材,用江南农村种水稻用的水车,将其截成二段,草草把两人尸体装入车壳子内,埋在该村的巴斗坟中。当时,我仅九岁,母亲哭得死去活来,悲愤成疾,卧床不起,不久去世,造成我家破人亡。从此我孤苦伶仃一人,流离失所。失去了童年的幸福和上学念书的机会,失去了人生应有价值,造成了精神上的终身痛苦。直至共产党的指引,1945年春,我才走上抗日革命道路。
抗日战争胜利已经半个世纪。日本政府对中国的民间受害赔偿,至今仍无明确表示,这是不公平的,也不能使受害者满意的。
纵观世界战争历史,战败国向战胜国进行赔偿,是有国际法律为依据的,是有国际先例可循的。
“二战”后,犹太人、波兰和法国人,均以受德国纳粹迫害为由索取了巨额受害赔索。德国向白俄罗斯、俄罗斯、乌克兰等国,在“二战”中的受害赔偿10亿马克,至今还没有结束。
1990年8月由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引发的海湾战争结束后,科威特日前收到伊拉克的赔偿金近140亿美元,科威特政府已将这笔赔款,发放给由于战争,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的科威特人手中,迄今已有235万科威特人和其它国家的人,向赔索委员会提出总为810亿美元的战争赔款要求。
在日军侵华战争中深受其害的中国人民向日本政府要求民间赔偿是正义之举,是顺呼中、日两国的民意的,是有利于发展中、日两国关系的。
一千万被日军疯狂戮杀和伤害的中国平民和伤员有权要求赔偿;
难以计数的被日军残暴蹂躏的中国妇女和慰安妇有权要求赔偿;
被当作试验品和死于细菌武器下的同胞们有权要求赔偿。
在日军狂轰滥炸中家破人亡的中国百姓们有权要求赔偿以及被抓劳工致残,致死都有权要求赔偿。
这是他们最基本的人权。我的老家江南,是风光如画、鱼米之乡。由于日军侵犯,父亲被杀,母亲迫死,把我好端端一个家,造成人亡家破,失去了我童年的幸福、求知、成长和人生的价值,造成了极大精神创伤。在这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之际,当年的亲身受害者已幸存无几。他们的后代是不会忘记这笔血债的。我做为被日军无辜杀害的中国平民的后代及受害者,今天:郑重要求日本政府向中国进行民间受害赔偿。这种赔偿刻不容缓,不能在无限期地拖下去了。
受害索赔是正义之举,是我们的基本人权,谁也不能剥夺这一正当权利!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我这代解决不了,我的子子孙孙也要继续追索下去,直到讨回这个公道为止。

1995年3月1日于沈阳市柳条湖街9-1#1门
电话:6832538#

s3304-e s3304-p1 s3304-p2 s3304-p3 s3304-p4 s3304-p5 s3304-p6 s3304-p7 s3304-p8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