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10 月, 2018

s3271

信扫描序列号:s3271
写信日期:1993-02
写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
受害日期:1941-1945
受害地址:辽宁省沈阳市
写信人:罗平凡、张雅芝、罗文莹、罗文辉、罗文卓、罗文博、罗文娟、罗大龙
受害人:罗平凡
类别:其它(OT)
细节:罗永年(现名罗平凡)1941年被日军逮捕关押受尽酷刑在1945年逃出来,要求日本赔偿。信中寄来罗平凡家人来信及多人支持索赔签名。

 

童增同志:
此次北京之行,得能一睹尊颜为快,英年有为,为当年日本侵华期间受害者奔走呼号,侠肝义胆,极为钦佩和感谢。在京期间,已向日本大使馆寄去要求。
我们已于3月4日早6:35乘11R特快晚5:40分平安抵达沈阳,请勿挂念。回沈后看到沈阳日报于3月27日也转载了那篇文章。
回来后首先我和老龄委取得联系,沈阳如果有人打听消息让他找我。(因为我是从老龄委打听到您的住址的。)
沈阳日报转载了那篇文章,我到沈阳日报联络,人家不接待我,让我到市政府信访处去联系,因为时间关系我还没去呢,恐怕没多大希望。没有组织,个人联系困难重重,到目前为止还都没联系上。
我想您这次义举,日本对这些受害者的赔偿,不能说不给,因为对受害者赔偿,早有规定,日本政府又没有要赔偿的表示,日本政府只能以沉默来对抗,像现在这样不吭不响,不说给也不说不给,无限期拖延下去。当然您和国家,考虑中日邦交正常化为大局,不能操之过急。但像现在这样,寄去材料后也不知收到没有?日本政府又不表示。不知您对这种现状有何对策。前些时候当年各国受害者慰安妇都纷纷到日本提出提议书,日本政府才答应考虑。我想对日本政府不给强大压力,他是不会答应赔偿的,因为往外拿钱总是不会那么心甘情愿的,不知您对这些有什么高见。您是懂法律的,我们可否组织一个“受害者联络会”或者“受害者代表团”之类的民间组织,和我国政府交涉联系,总之总得有个强力的后盾,关于经费问题可否借新闻媒介,募集一些赞助的或者捐一些物,造成一些声势浩大的压力,早日使日本政府赔偿,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了,该是赔偿的时候了!
现在随信寄去签名书,看看还需要我做哪些工作。同时请您把到你那里去的沈阳人名单,详细住址寄来,我好和他们联系,在沈阳联系整体以信互相磋商,互通信息,以便使日本政府早日赔偿。如果像现在这样,日本政府不会轻易给赔偿的。
我现在正准备一篇到日本大使馆去讲读日文底稿,如果什么时候要让我去讲,我一定马上前往。
经过报纸新闻媒介的介绍,对您的此次义举一清二楚,只是一些具体步骤和措施和我们讲讲,以便促使日本政府早日赔偿。当然我们这些苦难深重的受害者的心情,您是理解的,总想在有生之年看到日本政府的赔偿。
在您百忙中请多多联系和指教。谢谢!
敬礼!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万事如意!

当年受害者罗永年(现名罗平凡)敬祝
1993.3.10于家中

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签名

留日学生组织“抗日大联会”1941年12月30日在东北大建扑,日本宪兵队称“侦星工作1230事件”。在哈尔滨监狱的有:
王鸿恩:伪黑龙江省呼兰县协和会长 死刑 在哈尔滨分监绞刑
刘世忙:日本东京帝大 伪滨江省开拓厅 死刑 在哈尔滨分监绞刑
孙凯:伪长春法大 伪黑龙江依兰县检查官 无期
夏云步:伪长春法大 伪黑龙江克山县审判官 无期
杨顺有:日本东京工大 伪鞍山昭和制铁所工程师 无期
孟宪荣:伪哈尔滨医大 哈尔滨满洲赤十字会医院外科大夫 15年
周芳:伪铁路学院 哈尔滨铁路的司机 15年
罗富家:伪哈尔滨工大 哈尔滨工大助教 15年
罗明哲:伪克林高师 哈尔滨二高教员 15年
罗永年(现名罗平凡):伪长春中央师范训练所 黑龙江巴彦县实验校教员 15年
刘克修:日本京都大学 哈尔滨农学院教授 10年
许长林:哈尔滨农业大学在学 10年
蒋春沂:伪哈尔滨铁路学院 哈尔滨铁路的司机 10年
宋毓桂:日本东京麻布兽医学院 伪哈尔滨警察局 10年
孟宪林:伪长春法大 10年
高云峰:伪哈尔滨小学教员 10年
王际青:伪铁路学院 哈尔滨铁路局电气所 10年
何正卓:日本高等商船学校 伪日军中尉 10年
孙志:伪铁路学院 哈尔滨铁路局列车长 10年
康万易:哈尔滨双城县农民 10年
梁光纯:伪哈尔滨电业局 10年
唐文武:伪长春工大 伪江上军技术员 7年
以上在日本宪兵队均受过重刑,在监押期间,备受折磨,日本投降时险遭杀害,因此坚决要求日本政府对这些九死一生大难不死的人给以500万日元的赔偿。
以上系当年受害者罗永年(现名罗平凡)提供的。

1993.3.10

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签名

  我爱人罗永年(现名罗平凡)在日本侵华期间于1941年12月30日“日本宪兵队称侦星工作1230事件”在全东北大逮捕。于1942年2月2日被辽宁省辽阳市日本宪兵队所逮捕,备受酷刑。这日本宪兵队是阎罗殿,老百姓知道进了宪兵队不死也扒层皮。
经过奉天日本宪兵队本部,哈尔滨宪兵队本部,最后送到哈尔滨监狱道里分监。拘禁在独居监(俗称小号)北方的三九天,滴水成冰,没有铺盖,睡在水泥地上,窗户没有玻璃,寒风阵阵,简直是睡在冰块上。室内没有烟火,牢房是冰房。吃不饱穿不暖又镣铐加身,当年很少有人从这小号,从这人间地狱里活着出来真是死里逃生。
特别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关东军没有投降,接管了监狱。中国人一律不准入内。当时监狱有一千多名政治犯,关东军没有接到命令,不敢释放,又怕犯人暴动遂生一毒计:说是有土匪袭击监狱,让犯人突围,然后开枪射击,打死了的就死了,跑了的不负释放责任。(据说当年牡丹江监狱就这样枪杀了政治犯)后来哈尔滨监狱有位看守长叫浅野虎一郎出面与关东军交涉,以他个人的身家性命担保,释放全体政治犯,这些政治犯免遭杀害,平安脱险出狱。
因此我强烈要求日本国对这些九死一生大难不死的无辜受害者给予500万日元的赔偿。

签名人:张雅芝
1993年2月15日

签名人是当年受害者罗永年(现名罗平凡)的妻子张雅芝

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签名

  我的父亲罗永年(现名罗平凡)在日本侵华期间,于1941年12月30日,(日本宪兵队称侦星工作1230事件)在全东北大逮捕。于1942年2月2日被辽宁省辽阳市日本宪兵队逮捕,后备受酷刑。这日本宪兵队是阎王殿,老百姓都知道进了宪兵队不死也扒层皮。
经过奉天日本宪兵队本部,哈尔滨宪兵队本部,最后送到哈尔滨监狱道里分狱。拘禁在独居监(俗称小号)北方的三九天,滴水成冰,没有铺盖,睡在水泥地上,窗户没有玻璃,寒风阵阵,简直是睡在冰块上。室内没有取暖设备,牢房是冰房。吃不饱穿不暖又镣铐加身,当年很少有人从小号这人间地狱里活着出来,我父亲能活着出来真是死里逃生。
特别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关东军没有投降,接管了监狱。中国人一律不准入内。当时监狱有一千多名所谓的政治犯,关东军没接到命令,不敢释放,又怕犯人暴动,遂生一毒计:说是有土匪袭击监狱,让犯人突围,然后开枪射击,打死了的就死了,跑了的不负释放责任。(据说当年牡丹江监狱就这样枪杀了政治犯)后来哈尔滨监狱有位看守长叫野虎一郎的先生出面与关东军交涉,以他个人的身家性命担保,释放全体政治犯,使这些当年所谓的政治犯才免遭杀害,平安脱险出狱。
因此我强烈要求日本国,对这些九死一生,大难不死的无辜受害者,给予500万日元的赔偿。

签名人:罗文莹
1993年2月15日

(签名人是当年受害者罗永年现名罗平凡的长女罗文莹)

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签名

  我的父亲罗永年(现名罗平凡)在日本侵华期间,于1941年12月30日,(日本宪兵队称侦星工作1230事件)在全东北大逮捕。于1942年2月2日被辽宁省辽阳市日本宪兵队逮捕,后备受酷刑。这日本宪兵队是阎王殿,老百姓都知道进了宪兵队不死也扒层皮。
经过奉天日本宪兵队本部,哈尔滨宪兵队本部,最后送到哈尔滨监狱道里分队。拘禁在独居监(俗称小号)北方的三九天,滴水成冰,没有铺盖,睡在水泥地上,窗户没有玻璃,寒风阵阵,简直是睡在冰块上。室内没有取暖设备,牢房是冰房。吃不饱,穿不暖,又镣铐加身,当年很少有人从小号这人间地狱里活着出来,我父亲能活着出来,真是死里逃生。
特别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关东军没有投降,接管了监狱。中国人一律不准入内。当时监狱里有一千多名所谓的政治犯,关东军没接到命令,不敢释放,又怕犯人暴动,遂生一毒计:说是有土匪袭击监狱,让犯人突围,然后开枪射击,打死了的就死了,跑了的不负释放责任。(据说当年牡丹江监狱就这样枪杀了政治犯)后来哈尔滨监狱有位看守长叫浅野虎一郎的先生,出面与关东军交涉,以他个人的身家性命担保,释放全体政治犯,使这些当年所谓的政治犯才免遭杀害,平安脱险出狱。
因此我强烈要求日本国,对这些九死一生大难不死的无辜受害者,给予500万日元的赔偿。

签名人:罗文辉
1993年2月15日

(签名人是当年受害者罗永年现名罗平凡的长子罗文辉)

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签名

  我的父亲罗永年(现名罗平凡)在日本侵华期间,于1941年12月30日,(日本宪兵队称侦星工作1230事件)在全东北大逮捕。于1942年2月2日被辽宁省辽阳市日本宪兵队逮捕,后备受酷刑。这日本宪兵队是阎王殿,老百姓都知道进了宪兵队不死也扒层皮。
经过奉天日本宪兵队本部,哈尔滨宪兵队本部,最后送到哈尔滨监狱道里分狱。拘禁在独居监(俗称小号)北方的三九天,滴水成冰,没有铺盖,睡在水泥地上,窗户没有玻璃,寒风阵阵,简直是睡在冰块上。室内没有取暖设备,牢房是冰房。吃不饱,穿不暖,又镣铐加身,当年很少有人从小号这人间地狱里活着出来,我父亲能活着出来,真是死里逃生。
特别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关东军没有投降,接管了监狱。中国人一律不准入内。当时监狱里有一千多名所谓的政治犯,关东军没接到命令,不敢释放,又怕犯人暴动,遂生一毒计:说是有土匪袭击监狱,让犯人突围,然后开枪射击,打死了的就死了,跑了的不负释放责任。(据说当年牡丹江监狱就这样枪杀了政治犯)后来哈尔滨监狱有位看守长叫浅野虎一郎的先生,出面与关东军交涉,以他个人的身家性命担保,释放全体政治犯,这些当年所谓的政治犯才免遭杀害,平安脱险出狱。
因此我强烈要求日本国,对这些九死一生大难不死的无辜受害者,给予500万日元的赔偿。

签名人:罗文卓
1993年2月15

(签名人是当年受害者罗永年现名罗平凡的次子罗文卓)

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签名

  我的父亲罗永年(现名罗平凡)在日本侵华期间,于1941年12月30日,日本宪兵队称“侦星工作1230事件”在全东北大逮捕。于1942年2月2日被辽宁省辽阳市日本宪兵队逮捕,备受酷刑。这日本宪兵队是阎罗殿,老百姓都知道进了日本队不死也扒层皮。
经过奉天日本宪兵队本部,哈尔滨宪兵队本部,最后送到哈尔滨监狱道里分监。拘禁在独居监(俗称小号)北方的三九天,滴水成冰,没有铺盖,睡在水泥地上,窗户没有玻璃,寒风阵阵,简直是睡在冰块上。室内没有取暖设备,牢房是冰房。吃不饱,穿不暖,又镣铐加身,当年很少有人从小号这人间地狱里活着出来,真是九死一生。
特别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关东军没有投降,接管了监狱。中国人一律不准入内。当时监狱里有一千多名所谓的政治犯,关东军没接到命令,不敢释放,又怕犯人暴动,遂生一毒计:说是有土匪袭击监狱,让犯人突围,然后开枪射击,打死了的就死了,跑了的不负释放责任。(据说当年牡丹江监狱就这样枪杀了政治犯)后来哈尔滨监狱有位看守长浅野虎一郎的先生,浅野虎一郎出面与关东军交涉,以他个人的身家性命担保,释放全体政治犯,免遭杀害,才平安脱险出狱。
因此要求日本国对这些九死一生,大难不死的无辜受害者,给予500万日元的赔偿。

签名人:罗文博
1993年2月15日

(签名人是当年受害者罗永年现名罗平凡的三子罗文博)

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签名

  我的父亲罗永年(现名罗平凡)在日本侵华期间,于1941年12月30日,日本宪兵队称“侦星工作1230事件”在全东北大逮捕。于1942年2月2日被辽宁省辽阳市日本宪兵队而逮捕,备受酷刑。这日本宪兵队是阎罗殿,老百姓都知道进了日本队不死也扒层皮。
经过奉天日本宪兵队本部,哈尔滨宪兵队本部,最后送到哈尔滨监狱道里分监。拘禁在独居监(俗称小号)北满的三九天,滴水成冰,没有铺盖,睡在水泥地上,窗户没有玻璃,寒风阵阵,简直是睡在冰块上。室内没有烟火,简直是冰房,吃不饱,穿不暖,又镣铐加身,当年很少有人从独居监活着出来,真是九死一生。
特别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关东军没投降,接管了监狱。中国人一律不准入内。当时监狱里有一千多名所谓的政治犯,关东军没接到命令,不敢释放,又怕犯人暴动,遂生一毒计:说是有土匪袭击监狱,让犯人突围,然后开枪射击,打死了的就死了,跑了的不负释放责任。(据说当年牡丹江监狱就这样枪杀了政治犯)后来哈尔滨监狱有位看守长浅野虎一郎的先生,浅野虎一郎出面与关东军交涉,以他个人的身家性命担保,释放所有政治犯,免遭杀害,才平安脱险出狱。
因此要求日本国对这些九死一生,大难不死的无辜受害者,给予500万日元的赔偿。

签名人:罗文娟
1993年2月15日

(签名人是当年受害者罗永年现名罗平凡的次女罗文娟)

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签名

  我的父亲罗永年(现名罗平凡)在日本侵华期间,于1941年12月30日,日本宪兵队称“侦星工作1230事件”在全东北大逮捕。于1942年2月2日被辽宁省辽阳市日本宪兵队所逮捕,备受酷刑。这日本宪兵队是阎罗殿,老百姓都知道进了日本宪兵队不死也扒层皮。
经过奉天日本宪兵队本部,哈尔滨宪兵队本部,最后送到哈尔滨监狱道里分监。拘禁在独居监(俗称小号)北满的三九天,滴水成冰,没有铺盖,睡在水泥地上,窗户没有玻璃,寒风阵阵,简直是睡在冰块上。室内没有烟火,简直是像冰房,吃不饱,穿不暖,又镣铐加身,当年很少有人活着从小号出来的真是九死一生。
特别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关东军没投降,接管了监狱。中国人一律不准入内。当时监狱里有一千多名所谓的政治犯,关东军没接到命令,不敢释放,又怕犯人暴动,遂生一毒计:说是有土匪袭击监狱,让犯人突围,然后开枪射击,打死了的就死了,跑了的不负释放责任。(据说当年牡丹江监狱就这样枪杀了政治犯)后来哈尔滨监狱有位看守长浅野虎一郎的先生,出面与关东军交涉,以他个人的身家性命担保,释放所有政治犯,这些政治犯才免遭杀害,平安脱险出狱。
因此我们强烈要求:对这些九死一生,大难不死的无辜受害者,给予500万日元的赔偿。

签名人:罗文龙
1993年2月15日

(签名人是当年受害者罗永年(现名罗平凡)的四子罗文龙)

s3271-e s3271-p001 s3271-p002 s3271-p003 s3271-p004 s3271-p005 s3271-p006 s3271-p007 s3271-p008 s3271-p009 s3271-p010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