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10 月, 2018

s2880

信扫描序列号:s2880
写信日期:1993-01-22
写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李俊铭、李绍文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我们打算响应童先生的索赔工作,我们计划调查日军在江西犯下的罪行目前有些进展,签名表已经寄到各地待回收后邮寄给您。

 

童增先生:
年前分别收到您寄来已久的两信。第一封是北京周报大事组于92年9月4日寄来的51份民意测验试题,并附您9月2日来函,介绍您正在筹备中华民间对日索赔组织及登记工作。第二封是92年12月4日寄来的“复信”,并附法制参考资料(13)。
十分抱歉,我们没有及时复信给您,因为李俊铭同志因病住院,而我出差海南省4个月之久,前几天才得到这两信。特别是那批试卷,限定9月15日以前交,已过四个月。现在日皇访华已成历史,这批试卷已无意义,实在对不起!
您的“复信”,特别是您的文章《国际法的新概念——受害赔偿》的摘要,使我们开了眼界,而我们担心的是1945-1992这47年是否过了时效?请您告知。并请继续介绍这方面的知识。
我们打算积极响应并支持您的索赔工作,我们计划调查日军当年在江西民间所犯下的罪证,目前已有少量进度,如日军炸毁寺庙,毁坏民房,杀害平民等。曾经遇到一位退休教师,介绍他们老家村上有一名“慰安妇”,我请他签名并要求带我见这位受害者,却遭其婉拒。目前在江西民间开展这一调查工作阻力很大,主要是怀疑和害怕。他们对没有取得官方批准的签名持保守态度,如我们单位的党委书记亦不肯签名,但普通群众中胆大一点的,倒概然签名,并痛斥日军当年的暴行。
我们俩人不但祖上惨遭日军残害,而且出于民族义愤,早在八十年代即已研究和讨论对日索赔,当时重点却在甲午战争(马关条约),因为我们不懂国际法,认为抗日战争我国已放弃索赔,当然只好上溯甲午海战了,却不知还可以搞“受害索赔”。
我们自印的签名表已分寄各地,待回收后,便将给您寄去。我们赞成您关于不上街公开征集签名和以此公开募捐的立场。
顺寄一张贺年片,这是日本富士山风景,日军将我国山河炸成废墟,却把他们的富士山建得那么美好!从历史角度来看,大和民族与中华民族的关系不同于任何两个民族的关系,历史上中华民族有能力同化附近任何一个入侵者,但[绝]无可能同化大和民族,相反,大和民族却试图同化(或称统治)我中华民族。我们从这个事实出发,对下个世纪的中日关系不敢持乐观态度。日本经济的迅速膨胀,如中日关系处理得当,将有助于我国的发展。如处理不当,则可能造成一场更大的灾难。
我们相信,民间对日受害索赔的工作将有力地影响21世纪的中日关系,我们希望在某个时候能得到您的指教。
我们应当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全国人民和海外华人的支持下,推进索赔事业。
此致
敬礼!

李俊铭
万绍文
93.元.22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北京东路100号——李俊铭,邮:330029
江西省新建县长堤镇省粮食学校万绍文,邮:330100

(明信片)
童增同志:
值此新年之际,对“肩负着历史屈辱的重压和同胞们的愿望”的您,谨致以民族的敬礼!
请接受我们三鞠躬!第一鞠躬祝你索赔成功!第二鞠躬再祝你索赔成功!第三鞠躬仍祝你索赔成功!

您的江西同志:李俊铭、万绍文
93.元.22

100011
北京市安华西里二区12楼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
江西新建长堤省粮食学校万
330100

s2880-e s2880-p1 s2880-p2 s2880-p3 s2880-p4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