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10 月, 2018

s2682

English

信扫描序列号:s2682
写信日期:1993-09-30
写信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县
受害日期:1944-1945
受害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高邑县
写信人:李增喜
受害人:李增喜、李连白、吴广顺等人
类别:劳工(SL)
细节:我是河北省高邑县人,1944年冬,日军强抓劳工去挖煤,委派各村保长为他们抓人,我和本村的李连白、吴广顺被抓去,在塘沽挖煤被脱光,十个人被绑一起,稍有反抗就挨打。扣押二十余天后,发了统一的黑衣服,挨个照相,送到日本挖煤。抗日胜利后,挖煤活着的才回国。

 

童增先生:
  您好!
  听说您是中国老龄研究中心的负责人,今很冒昧地给您去信,给您添麻烦了。我是一九四五年被日军强行抓去的劳工(附上经历材料一份),听说您对此事很热心,今去信请您看一下,现在国家有什么政策,您有什么意见,请您在百忙之中给予帮助,抽点时间给我回信指点一下。今天在给您去信的同时也给日本驻华大使馆发出一份经历材料,(地址是北京市建国门外日坛路七号政治处,日本驻华大使馆)不知地址是否对,能否收到,如地址不对,请您告知。
  拜托您了。
  致

李增喜
93.10.23

讨还赔偿

  我叫李增喜,系河北省高邑县中韩乡河头村人,现年七十四岁。
  日本侵华期间,于一九四三年冬,日本强行抓劳工到日本煤矿做工,委派各村伪保长为他们抓人,当时我和本村李连白、吴广顺被抓去,押到高邑县城,由伪宪兵两人押一个上了火车,被押送到石家庄,集中锁到一间黑屋子里,住了一夜,第二天又被送到塘沽,被抓的有一百多人。在塘沽,我们的衣服全被脱光,十个人捆在一条绳子上,谁也不准乱走动,稍有反抗就被日伪汉奸用三角棒子、皮鞭乱打一顿,在塘沽被扣押了二十余天,给穿上统一的黑衣服,挨个照了[相],在塘沽被押送上了船,上船后大概走了十五天,才到日本山口县下关市登陆,经过体检消毒,换乘火车,又换乘船,后又换乘火车,到达日本北海道寒泽上砂川煤矿,被强行做了挖煤劳工,一直到一九四五年,侵华日军投降后,我才同其他抓去或者的劳工被释放回国。一同被抓去的还有任德子(高邑西关)、郭抱一、赵红旦(东张村)、鲁振尧(南关),这些人的生死情况我不太清楚,我们一起回来的本村李连白已故,南关的王玉太大概还活着。
  在日本煤矿做劳工的日子里,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一天强行挖煤十三个小时,根本没有生命安全保障,有许多劳工兄弟遭毒打死于井下,这些情况都是我亲身经历和亲眼看到的。由于在井下超强度的挖煤以及日本工头的毒打,给我造成了多种终身疾病,生活不能自理,现在家中还有九十岁高龄、多病的老母需要抚养,因此给我及全家造成了很大[的]苦难。
  鉴于以上事实,我特向中国有关部门恳请协助,要求现日本政府按惯例给予道义上、人道上的赎罪,并对此赔偿经济损失三万美元,以挽回侵华日军在中国惨无人道的恶劣影响,以缓解平息我本人及亲人所受到的残酷掠夺迫害的仇恨之心,巩固发展中日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不断增进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让中日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此件递交中国有关部门及日本驻华使馆各一份。
  山东济南钢铁总厂明水铝土矿,李增喜
  邮政编码:250200
  电话:(05419)212401
  通信地址:山东省济南钢铁总厂明水铝土矿供销科转,李增喜

一九九三年九月三十日

s2682-e s2682-p1 s2682-p2 s2682-p3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