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10 月, 2018

s2231

信扫描序列号:s2231
写信日期:1992-10-27
写信地址:浙江省兰溪市
受害日期:信中未提
受害地址:浙江省金华市
写信人:章炳庚
受害人:章炳庚和父亲
类别:其它、劳工(OT、SL)
细节:家乡沦陷以后我逃出躲避遇上日本兵因不愿带日寇找妇女就被他们拳打脚踢。我的父亲被日寇抓去做了挑夫被打的吐血。我们坚决要求日本侵略者赔偿我们坚决不放弃

 

中国要求日本对侵略战争受害赔偿刻不容缓

北京中国老龄问题研究中心童增先生:
  我是浙江省兰汘市游埠镇潦汘桥村农民章炳庚,现年70岁,家庭人口四人,儿章宝林41岁,媳妇胡素云38岁(身患脑震荡残疾),孙章庆丰13岁,在目前阅悉金华日报登载民间索赔潮,国人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纪实,我对日本侵华行为愤恨之极,我表示坚决要求日本索取受害赔偿,以偿还受害者的损失,在日本侵华期间,金华兰汘相继沦陷之后,我逃出躲避,途遇日本散兵,要我寻找大姑娘、妇女,我不从就被拳打脚踢,给很硬的皮鞋踢伤了身体,卧病数月。在日兵踢伤我身体后忍耐痛苦乘其不备我躲了,待日兵走后,然后回家卧床不起,又一次我父章寿长不慎被日本侵略军拉去当脚夫,给日军挑担重担在肩,如走得慢点赶不上队伍,就用枪柄敲打,晚上睡觉则关在一间大房子内,由日本卫兵整夜看守,防止逃跑,一天行军,我父对重担不支,赶不上前,被日兵敲打吐血,实在无奈才放回来,我父已亡故三十多年。又一次我嫂王花奶,兰汘市在日军铁蹄之下时,曾被散兵拉去,我母亲要赶去叫回媳妇王花奶,经邻舍劝告,不能赶去,否则有性命的危险,我母才哭哭啼啼的回家,拉去后数天才放回,王花奶亦于去年(91年)亡故,但类似此等情况很多。
  在1000万被日本疯狂杀戮和伤害的中国平民伤员都有权要求赔偿,童先生发起了一次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的签名活动使我感到兴趣,难以计数的被日军残暴蹂躏的中国妇女有权要求赔偿,我愿站出来,协助对索赔问题的工作,适值日本天皇及皇后来中国访问,我们不愿看到天皇那种公式化的歉意方式,在中国出现,而应真诚地向中国人民谢罪和承认向中国人民进行赔偿,我们一亿多中国人,坚决要求日本国受害赔偿的签名,一直到日本国正式谢罪和进行赔偿为止。可惜路途太远,不易与童先生见面,僅将我一家遭遇先报告你们,然后要慢慢的发动多数受难的人民共同起来要求日本侵略行为而引起人民的损失,坚决不放弃1800亿美元的民间受害赔偿。

受害人:章炳庚(人名章)
及已亡故父 章寿长
已亡故嫂 王花奶
1992.10.27

s2231-e s2231-p1 s2231-p2

其它(OT),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