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10 月, 2018

s1884

信扫描序列号:s1884
写信日期:1993-02-28
写信地址:云南省芒市德宏自治州
受害日期:1942-05-04(农历)
受害地址:云南省保山市宝山县
写信人:施成义
受害人:保山市百姓
类别:轰炸、其它(AB、OT)
细节:1942年保山市沦陷日本军用飞机轰炸,房屋全部倒塌死伤无数,许多老百姓的财务被日寇抢劫一空,一定要让日本政府赔偿受害者损失。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
童增法学硕士:
  向您问好!向您致敬!
  您是中国人民的勇士,为中国人、为人类[伸]张正义,义正言辞,理直气壮地表达了中国人民被侵略的灾难与心愿,强烈地代表人民心声提出《向日本讨还公道》。
  您干得好,我一百个赞成,庶民万般拥护,云南省3700万各族同胞,特别是云南滇西重灾区300万各族同胞点点铭记在心,毫无条件地支持拥护您,请您大胆的用法律手段站在最前列高声呼吁声讨“日本国,还我中华民族公道”。这个抗战胜利的历史遗留问题不能再拖下去了!
  该是解决“公道”的时候成熟了!
  一九九三年三月二日“文摘周报”644期刊载《向日本讨还公道》一文触动了我的心,捋动了我愤恨仇视日本帝国主义的极野蛮的罪行,在云南省边疆滇西重灾区这一幕幕血泪深仇,使我不能平静入睡,泪水又再泉涌。
  1、我大致回顾:1、单是一九四二年五月四日(街期)五日,保山城遭日本飞机的疯狂轰炸,城内房舍被毁的达十分之七,尤以正阳南路最繁华的一条街,几乎完全被燃烧弹焚光了,还有被炸死的人的尸体上千具裸露发臭,最后集中掩埋在重磅炸弹深坑里。
  2、在城东南一带,聚集着由缅甸、田家町、芒市、龙陵一带退到保山来的难民,无计其数,又遭坏蛋抢劫一空。
  保山城里的难民扶老携幼逃到乡村、山区,找同胞挤住,处处哭声遍野,真是兵荒马乱,苦不堪言。
  3、一九四二年的五、六月份,由于日本帝国主义的飞机狂轰滥炸,一种热带病——“虎列拉”传入保山坝了,一阵阵上吐下泻[顷]刻送命,给保山人民难上加难,在疫症中死七千多人。有的全家死亡,有的村子一两天之内就死亡六、七十人,单我外祖父家几天内就死亡五口,棺材也卖光掉,只好用席子包裹掩埋。
  4、滇西保山,一时成为抗日反攻阵地的前沿,一九四二年中国的抗日军队“远征军”有朱希濂的第十一集团军和霍揆章的第二十集团军,计有第二军、第六军、第八军、第五十三军、第五十四军、第七十一军共六个军之数驻进保山。(保山南北七十五华里,东西宽二十五华里的平坝)
  为了支援抗日,保山人民承受了灾难性的重担,一再忍受政府派粮、派草、派柴、派料、派马、派夫等等抗日援军需求,更有巧立名目的苛捐杂税压在百姓肩上,再加上物价暴涨,日本飞机不断侵袭农村扫射,简直不能和平、安宁的生产生活。
  人民的生活谈不上水平线,一派赤贫。
  苦啊!苦啊!战争之苦,是谁带来的,谁造成的,是日本帝国主义法西斯暴行,已载在世界历史里。
  试问,日本帝国主义的军队是我们请你们来的?中国军队何曾有一兵一卒踏进日本国土?中国的妇孺婴儿、庶民百姓、老人对你们日本有仇?有冤?公理何在?
  5、抗日有功的中国远征军队,挥战印、缅、屯冲、龙陵、松山战场,百骨堆积如山,只落得一块抗日烈士石碑而已,多少军人的家属父母眼泪流成河,屯

冲、龙陵成为一片焦土,多少文物被日本帝国主义掠走,沦陷区的百姓成为奴隶,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完全丧失了做人的尊严。
  这些血泪债要算。公道要讨还!
  二、保山“私立远征中学”是名人李琅沅先生,远征军总司令卫怜煌将军凯旋撤走时留下军费一笔创办的。
  为了不让鲜血[白]流,办学培养后代,卫国戍边。我是一九四八年春天考入私立远征中学的,我们是中国抗日远征军的后来人。
  在地下党的哺育下,我成为民青成员,为解放保山献出了少年赤诚,我为保山税收之开拓,开创了税收历史的先河,唯我幸存,感谢国家税局最高首脑金鑫局长,率省、市税局长,于1992年4月24日上午10时看望过我。
  我休息了!为了国家民族的尊严,为了国耻,我责无旁贷的向您童增同志表达心意,接受您的指点合作。
  1、待我收到您的复函后,决心去串联前地下党同志伍成《向日本讨还公道》“云南滇西代表团”组织。
  2、发动庶民签名献上。
  3、搜集资料,专程书函寄来。
  请求童增硕士加同志多加指点,渴望您的手书。
  敬致
骨肉同胞最敬礼!

德宏州税务局
老同志施成义手写
1993.2.28

s1884-e s1884-p1 s1884-p2 s1884-p3 s1884-p4 s1884-p5

其它(OT),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