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10 月, 2018

s1839

信扫描序列号:s1839
写信日期:1992-10-27
写信地址:重庆市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湛扬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读了童先生的《历史没有忘记》马上热血沸腾,想到日本品牌在中国的发展难抑心中怒气。支持大签名活动准备征集签名,支持索赔。

 

童增先生:
  您好!
  我叫湛扬,是四川省云阳县一一九职中的一名语文教师,去年刚从学校毕业。
  写这封信之前,我在看92年第10期的《读者文摘》,其中的一篇文章《历史没有忘记——国人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纪实》正是写的您。尽管这会儿已是深夜,但我没有一丝睡意,只觉热血沸腾,激情难抑。
  对于大和民族,我历来没有好感。原因除了日本男人的大男子主义,日本女人的奴性(在我看来)之外,就是他们对中国人民欠下的这笔永远无法偿还的血债。每每想到四十多年前,他们挥舞着屠刀横行在中国大地,而四十多年后,又以丰田、松下、索尼侵略着中国的经济,我就恨得心里痛痛的。真的,这不是夸张,心里真有一股难抑的怨气。有时候我觉得中国政府好窝囊,对这种国仇民恨表现出一种无法理喻的大度与宽容。日本哪里是与中国“友好邦交”,不过是瞅准了中国这个巨大的消费市场罢了!政府是不是有点蠢哦?
  我觉得您真是极有胆识与气魄,总算喊出了我们民族的心声。我在想,我该如何来支持您呢?您想征集一亿人的签名,现在已有一万多,那么,让我来帮助您征集一部分吧。我在学校当然是有一定影响力的,在我的学生中肯定能够发起一个浩大的签名活动。写这封信,是想征求您的意见,可不可以呢?如果可以,那么,想请您告诉我,签名是否有一定的要求?比如是否要签在您特制的签名簿上?还想请您寄一份宣传资料,比如对日本国会的那份公开信。我相信一定能够获得成功。明天我要上的课文是《四世同堂》的一个片[段],这不正是进行反日爱国宣传的好时机吗?
  谢谢您了!再见!
  祝
健康快乐!
(我希望您能够尽快回信)

湛扬
92.10.27

s1839-e s1839-p1 s1839-p2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