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10 月, 2018

s1838

信扫描序列号:s1838
写信日期:1995-02-10
写信地址:山东省泰安市
受害日期:1939-08(农历)
受害地址:山东省掖县(现莱州市)
写信人:余荃、朱其顺
受害人:朱有汉(朱其顺的父亲)和朱刘氏(朱其顺的祖母)
类别:轰炸(AB)
细节:1939年农历8月的一架日本飞机突然向新城村扔下了两枚炸弹一枚落在村庄中间炸毁了一家商号,另一枚落在我家院中父亲和祖母当场被炸死。一瞬间失去了两位亲人母亲带着几个年幼的孩子艰难度日。这血债是日本国欠我家的一定要偿还。

 

童老师:
  您好!
  请您看后,我们还需要做什么,请回信说明。
  谢谢!

山东矿院基础部
余荃
95.2.10

关于“日本侵华战争中
受害情况”的材料
1993.7.12日
泰山劳改支队
朱其顺
山东省泰安市

向日本国讨还血债
——父亲和祖母惨死

  我叫朱其顺,年[龄]59岁,在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劳改支队保卫科工作。籍贯是山东省掖县(现莱州市)新城村。
  我父亲朱有汉和祖母朱刘氏被日本飞机扔下的炸弹炸死,大致经过是这样的:一九三九年农历八月中旬的一天,约上午十时左右,一架日本军用飞机突然飞向新城村上空,并扔下两枚炸弹,一枚落在村庄中间,炸毁了一家商号,造成了财产损失,无人员伤亡。另一枚炸弹炸在村南头我家院中。由于惊慌跑至前院的父亲和祖母被当场炸死,同时,并炸毁南屋四间,屋内财物全部烧毁,另,门楼一座及照壁墙一道也全部炸塌。
  一瞬间失去了两个亲人,顿时全家人沉浸在极大的悲痛之中。为此,区县各级政府召开了控诉日本帝国主义罪行的大会。当时母亲王载华(家庭妇女,已于1976年去世)正怀着身孕,小脚的母亲拖着笨重的身子在群众大会上控诉日本侵华的滔天罪行,字字血,声声泪,母亲悲痛欲绝。胶东革命根据地的人民要向日本侵略者讨还血债!
  五十多年了,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日军的狂轰滥炸使无数的中国妇女失去了丈夫,无数的中国儿童成了孤儿。后来,母亲生下了妹妹,在那苦难的岁月里,母亲带着四个年幼的孩子艰难地度日。17岁,我参了军,我们全家受到当地各级政府的关照,这一切,我们子孙后代永远都不会忘记!
  日本国欠下我们的血债,这是铁的事实,历史是最好的见证人。我们强烈要求日本国政府赔偿血债!我们坚信我们的要求是正义的!合法的!我们将得到一切有正义感的人们的支持!

受害人后代:子 朱其顺
媳 余荃
1993.7.12日
莱州市金城镇新城村民委员会(村委章)

证明人:朱其永(人名章) 汤永远(人名章)
王绍仁(人名章) 史发文(人名章)

s1838-e s1838-p1 s1838-p2 s1838-p3 s1838-p4 s1838-p5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