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10 月, 2018

s1782

信扫描序列号:s1782
写信日期:1993-02-26
写信地址:四川省永州市
受害日期:1940-06-18(农历)
受害地址:重庆合川县城
写信人:朱秉燊
受害人:朱秉燊一家
类别:轰炸、其它(AB、OT)
细节:1940年日军又一次的轰炸合川,罪恶的炸弹和燃烧弹从空中向无辜的市民和房屋倾泻,我父亲遗留下来的两处房屋均被化为灰烬,于是我和母亲背井离乡,九死一生的活着。是日本军害的我家一老一小煎熬度日,日本政府必须对我们赔偿。

 

尊敬的童增同志:
您好!
请原谅并允许我作为一个和您素昧平生的人来打扰您,不惴冒昧地向您倾诉衷情,恳求您在百忙中不吝赐教!
我近日阅读《文摘周报》转载《向日本国讨公道》一文,谈及您以高度的民族使命感、爱国主义和人道主义精神,不遗余力地为当年日寇侵华战争中的受害者奔忙,全身心地投入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的正义活动,使我钦佩不已!
我现在是一个退休教师,早已年逾花甲。日寇侵华时,我尚在年幼,但日寇给我家和家乡同胞造成深重灾难的情景历历在目。
我的家乡是四川省合川县城关镇。自1937年以后,合川城关多次随着重庆市区惨遭日寇轰炸并纵火焚烧。1940年旧历6月18日日寇又一次轰炸合川,罪恶的炸弹和燃烧弹从空中向着无辜的市民及其房屋倾泻,多少房屋、财产立即毁于霹雳巨响与浓烟烈火之中。有些人家破人亡,有些则家破而人幸存。我虽属于后者,但我父遗留下来的两处房屋均被化为灰烬,而我和老母是以房屋为唯一的生活依靠,失去房屋则无以维生,于是被迫背井离乡,投亲靠友,一直是在颠沛流离、濒于死亡的困境中挣扎,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熬到解放。
我虽不是当年受日寇迫害的劳工,也不是当年在日本东京被拷打的留学生,更不是当年受日寇糟蹋的慰安妇,但日寇当年给我家老小造成灾难之惨重,危害之深远,殃及全家终身,并不亚于以上受害者受害的程度。我家一老一小是被煎熬到共产党解放后才获得幸福的。
江总书记说:“对民间要求赔偿的动向不加限制。”
像我家这种情形,是否也属于民间受害者?(当然包括和我家一样的同胞)应不应该要求日本国给予损失赔偿?我该怎么办?自己实在弄不清楚。所以谨向您请教,恳求答复,不胜感激之至!
致以
敬礼

四川省永川市第七中学退休教师
朱秉燊 敬上
1993年2月26日

s1782-e s1782-p1 s1782-p2

其它(OT), 轰炸(AB)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