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10 月, 2018

s1745

信扫描序列号:s1745
写信日期:1994-09-19
写信地址:四川省德阳市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吴鹏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对索赔提出一些建议同事斥责日本方面的一些举动。坚决要求日本赔偿中国受害者,支持索赔。

 

童增先生:
您好!
好久未去信,甚感[歉]意。93年乐山李本驿工程师曾建议向联合国投诉,我告诉他直接给您去信要详述利弊(因为我当时认为我国未公开反对对日民间受害索赔活动)。现从某些报导中得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已公开过问“慰安妇”问题,这是否提醒我们也应向人权委员会提出讯号。因为我们国家不会同意搞游行示威的,有害安定团结大好局面,一旦被别有用心的人趁机闹事,不仅后果严重,更有害您主观美好的大长中华民族志气的愿望。
今又有受害人建议向外国电台投稿,通过国外媒体把我们受害人要求转到日内瓦人权委员会,不知这样[做]有没有欠妥之处。
“北京邮政信箱9046号,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雅尼克先生”。达赖在法国避难正从事分裂祖国的活动,这位雅尼克先生若是间谍,那将给他去信者带来不幸的后果。也给索赔带来灾难。特给您增加了麻烦询问。我给您寄去的打字粗野的文章“警惕披着善意外衣的豺狼”给人民日报、中华老年报、中国老年报、四川晚霞报、四川日报、成都晚报、德阳日报、上海新民晚报等报社寄去了。我想这是合理合法的斗争,不知这样[做]是否对,我还想希望各受害索赔人都这样做,唤醒党的喉舌部门站起来主持正义,仗义执言,勇敢的支持,公开支持中国民间对日受害索赔。因为有的受害人到中央民政部去问,民政部工作人员言语支吾,意思说是对日受害索赔事是少数人[个]别人的事,国家不能过问……
受害人都等待您的回音,并想知道今后如何进行。
礼!

吴鹏
94.9.19

警惕“披着慈善家外衣的豺狼”

  “日本94年8月31日宣布,日本下[个]10年中将在亚洲地区投资1千亿日元设立文化和职业培训项目作为日本45年以前侵略行径所造成危害的赔偿”。
这真是一本万利的如意算盘,只有日本才能想出来,这种又当婊子又要立[贞]节牌坊不要脸的奸诈手法,亚洲各国受日本侵害的人们一眼就看穿了。这“一千亿日元”是从亚洲人民和中国人民抢夺去的还不到九牛一毛,而且滴着亚洲人民和中国人民血和泪啊!还要亚洲人民感谢“披着慈善家外衣的豺狼”,人间有多少不知羞耻被日本所拥有!抱着强盗衣钵不放的日本,还有什么样的花招和癞皮狗的手法都拿出来吧!让全世界主持正义和公道的人们鉴[赏]吧!
被日本殖民占领63周年(1931.9.18——1994.9.18)来临了,不仅使我百感交加,思[绪]万千。记得,清楚的记得:大日本帝国提出共存共荣的“大东亚共荣圈”之后,日本天皇指挥军队给亚洲各国带来的是贫穷和奴役的殖民地占领。日本皇军到处杀人、放火、奸杀妇女,连老奶奶也不放过,把婴、幼儿及未出生的胎儿在刺刀尖上炫耀日本大和民族武士道精神和日本皇军的威力。使成千上万的和平人民家破人亡,国土沦丧!我曾亲眼看到中国吉林营城碳矿七坑从中国关内、外抓来的矿工同胞,在滴水成冰的严冬腊月,靠在四周有刺网围着的小红砖房的墙壁上一丝不挂的用寒日来取暖;45年8月15日满载日本残兵败将的军列火车,在中国吉林哈达湾附近惨无人道的屠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成百上千人倒在铁路两旁血泊里,真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啊!这就是日本的“王道乐土”!这笔笔惨景又如发生在昨天,还历历在目。苍天哪!人性何在?天理何存?可是,时至今日,经济大国的日本又以什么姿态对待二战及侵华战争和遗留的问题呢?日本又的阁僚一而再,再而三的歪曲历史事实;有的像小脚女人一样忸忸怩怩踏步不前,真是可悲啊!
日本不去严肃的认真的正视罪恶历史事实,不主动不积极的去履行民间受害赔偿的责任,[却]拿着滴着亚洲人民和中国人民血和泪的“日元”,装起慈善家来面向未来,真是居心叵测。这又何以取信世界,何以取信亚洲,何以取信饱受日本侵华之害的中国人民呢?

中国民间对日本国受害索赔人
六十六岁中国东北老头 吴鹏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八日

童增先生:
您好!我决心以我个人名义把“警惕披着慈善家外衣的豺狼”这篇个人看法寄给我国各家报纸,并已寄出。我准备向国外投稿,又无门路,又要向某外国大使馆求转,又不知能否成功。目[的]叫联合国过问帮助中国受害者讨回公道。这是我给各报纸初稿,特寄您一份。

编辑先生:
您好!
我占用您宝贵时间说句心里话,实在对不起。童增先生可能不是共产党员,但是他以大无畏的中华民族优秀儿女的神态提出了对日民间受害索赔的理论依据,真是可敬。这是有关中华民族荣辱的大事。但是有个别人把它单纯的看成个人小事,是非常错误的。国内各报从91、92年宣登高潮至93、94年的低谷,这是中华民族悲剧的讯号。并且助长了日本极右阁僚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歪曲历史事实的丑恶表演,使日本公然派兵到我国国门外炫耀其军事大国的威风,这对年青一代热爱中华、热爱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祖国是不利的,有无法估量的后果。
童增先生提出的中国民间受害索赔,一时振动了亚洲,振动了世界,大长中华民族的志气。但是,日本政府为什么不予理[睬]?不外有两种因素:1、除其日本国内情况和其强盗本质有关。2、主要是中国国内问题,因为我们只有对外国赔款的肚量和经验,而无对外国索赔的勇气和经验。新加坡这样的小国都联登批判日本歪曲历史的文章,而我们自称大国的[却]不敢,实是一件憾事。我这是抛砖引玉和代表即为饱受日本侵华之害的六、七十岁的老太婆和老头发泄一下满腔悲愤,也就不必把悲愤带到阎王老儿那里去了。

吴鹏
94.9.15

s1745-e s1745-p1 s1745-p2 s1745-p3 s1745-p4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