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10 月, 2018

s1663

English

信扫描序列号:s1663
写信日期:1993-05-08
写信地址:湖南省湘潭市
受害日期:1944-08(农历)
受害地址:湖南省湘潭市
写信人:段立明
受害人:段立明的父亲和长兄以及两位村民
类别:谋杀、强奸(RA、MU)
细节:1944年我的父亲和长兄还有两位村民在渡口被日本强盗坎臂、挖眼睛、抽筋折磨而死,惨不忍睹,母亲带着我们幸存的兄妹六人过着要饭的日子,日本人给我家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因此我们要求日本政府赔偿所有。

 

童增先生:
  您好!
  读了周辉玉刊在湖南妇女报515期的“中国民间对日索赔在行动”的文章,心情很受感动。童先生行动发起的“受害赔偿”要求日本政府向中国人民谢罪并赔偿中国人民是维护世界和平的一项正义事业,伸张了国威。
  我名段立明住湖南省湘潭市河西区长城乡。在一九四四年日军侵华期间,农历八月初一凌晨,我父亲和长兄还有其他二人蔡南桂、张茂炎在我家住地的涟水河新渡口划渡被日本强盗砍臂、挖眼、抽筋、折磨死,目不忍睹,绝无人伦。此一惨案方圆几十里人人知晓,弄得家破人亡。母亲带着我们幸存的兄妹六人沿门求食,直至新中国成立。
  我家二个亲人同时被日本侵略军残杀,给我家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五十年过去了,现在童先生您给我们出力要求日本政府赔偿。万分感谢您尊敬您,给我们这些曾经遭受过日本强盗惨无人道杀害的人家属伸冤出气。我向童先生致敬。
  此致
敬礼

受害者家属 段立明
1993年5月8日
情况属实,特此证明
93.5.8
湘潭市雨湖区长城乡新月村民委员会(村委章)

童增先生:
  您好!
  我名蔡玉梅,女性,现年41岁,家住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长城乡新月村新湘组。我从93年2月25日湖南妇女报看到“关于中国民间对日索赔在行动”一文,激起我全家无比愤恨和万分感激。愤恨的是日本侵略者侵略我国时用尽各种残酷手段屠杀无数名中国同胞。我家叔父蔡南桂及邻居段胜才、段国兵、张茂怡四人就是被日本鬼子用无比残忍的手段杀害,造成我们家庭极大的痛苦,对此我们恨之入骨。
  惨事[已]过将近五十年,从未有人提出向侵略者索赔和要求谢罪的正义行动。今天有您这位精通国际法的先生,为千百万惨遭日军杀害的同胞们伸冤出气。我是被害者家属,我以万分感激您的心情,特来信向您说明我叔叔等四人受害的情况,请您接受。
  解放前,我家住在湘江中游涟水河边上,小地名“湘渡口”。家有祖父、祖母、父亲、母亲、叔叔、两个姑姑七口人。靠一只小船渡河和做小买生意维持生活,1944年日本侵略军来到我地扎驻在“吕家公屋”四处杀人放火强奸掳抢,搞得鸡犬不宁。
  我的叔父蔡南桂和邻居段胜才、段国兵两父子另外有一个叫张茂炎的都是架划子的,当时日本人称他们是“架三班”的,日本鬼子多次要过河打捞都被我叔父等人抗渡,没有过得去,因此日本军人对他们驾船的恨之入骨。
  他们四人对付敌人的办法是吹口哨和把船打个洞,鬼子来了就把洞扯开,让船沉入河中,鬼子没来就把船洞塞好,渡百姓逃难。
  在44年8月1日早晨,天还没亮,鬼子来到河边,船刚渡两趟河,四个鬼子持着枪,大声吼叫叫他们架三班的站在河下游,过河的人站在河上游,站好后一个也不能动,立即向架三班的开枪,打死四人,可这些日本鬼子还不改愤,再将他们眼睛挖掉,砍掉他们的脚手丢到河里,在场的百姓个个痛哭流泪,看着他们惨死。可怜我当时已有六十多岁的祖父来到河边,看见儿子被日本鬼子枪杀,放声痛哭。谁知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抢下我祖父手中的铁烟斗,朝他老人头上猛挖。当时祖父的头被打得鲜血直流,立即昏倒在地,被好心的邻居抬回家中,并和全家人怀着悲痛心情埋葬了年仅18岁的叔叔,同年我的父亲得了“打罢子”恶病,由于叔叔死后无经济来源无钱医病,致使他手脚[瘫]痪,所以叔叔被害,父亲[瘫]痪,祖父母老了,家庭的重担全落在我母亲的肩上。由于受日本侵略的迫害,整整几十年给我母亲带来了多少悲和哀,苦和难。
  目前,我母亲又年过七十,对日本鬼子犯下的滔天罪行,她是日日不忘,侵略者给我国很多家庭带来痛苦和损失,我们要求赔偿。
  童增先生请为无辜受害人向日本政府讨还这笔血债,为受害者的家属伸冤出气,并要求日本政府给受害者谢罪。我代表我的家人和所有受害者的家人感谢您。
  谢谢
  拜托

受害者家属:蔡玉梅
93年4月28日

另外还请童增先生在百忙中给我们一个回答。好,再见!
  以上情况属实
  特此证明
      93.5.14
湘潭市雨湖区长城乡新月村民委员会(村委章)

s1663-e1 s1663-e2 s1663-p1 s1663-p2 s1663-p3 s1663-p4

强奸(RA),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