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10 月, 2018

s1637

信扫描序列号:s1637
写信日期:1993-07-10
写信地址:湖南省株洲市
受害日期:信中未提
受害地址:湖南省岳阳市
写信人:龙自爱
受害人:龙自爱的大舅
类别:谋杀、其它(MU、OT)
细节:日寇打到了湖南洞庭湖,我的大舅被万恶的日本侵略军用刺刀刺死了,永远倒在了家乡的土地上,为此附一份证明材料证明。要求日本政府给我中国受害人民赔偿。

 

尊敬的童增先生:
  您好!
  本人在1993.2.25湖南妇女报二版上看到记者周辉玉同志写的报导《中国民间对日“索赔”在行动》,我及时与她取得了联系,及时给予了我答复,心情非常激动。我根据她寄给我们的《同胞信》,想与您取得通信,把我外婆一家深受鬼子其害的真实情况告诉您,请您给他们伸张正义。附:我受害小舅幸存,现有当时证明人,也是受害人三人的证明。我小舅徐冬林活着,手上留有日本鬼子刺刀刺下的伤疤,他年纪已大。我请求童增先生反映他们的情况,日本鬼子犯下的滔天罪,让他们的政府归还。使我舅舅在有生之年,看到中国人民的血债有清算的时候。
  我把我舅舅的一家受害情况告诉您:
  我外婆一家住在洞庭湖畔,日本侵略我们中国,到了湖南,一路犯下了滔天罪行。我的大舅舅,被万恶的日本侵略军用刺刀刺死了,血流干。永远倒在家乡的土地上,而杀死他的人都是从外国来的,到我们中国杀人,充王充霸,我的大舅当时正值青春年华,血气方刚,却惨死在日本鬼子的刺刀下。一想起,我们犹万分痛恨残暴的没有人性的日本侵略军,无限怀念自己的亲人,所以我们要向日本政府讨还他们欠下的中国人民的血债。
  我还要讲件事给您听,是听我婆婆讲的血泪故事:在湖南省蝶屏乡,一位被日本鬼子抓来当挑夫的人,被日本兵活活的打死在那里,蝶屏乡目睹的人,不知这位挑夫姓甚名谁,家住何处,只好挖了一个坑,就地埋葬。我想似这样的情况是没法向日本政府索赔的,也数不清,他们家中的亲人不知他在哪里,只有在漫长的日子里痛苦的等待亲人归来,但谁知亲人已被日本侵略军打死,做异乡的鬼,永远不能回家了,他的后代如何提出索赔呢?蝶屏乡的老百姓不知死者是谁,所以无法告知他的后代。
  尊敬的童增先生,谢谢您为中国老百姓操心。特别是受日本侵略军杀害含恨九泉的中国善良的千千万万老百姓,我们的前辈,知道有人给他们声张正义,给他们亲人的受害赔偿,他们也就可以瞑目。多少金钱也换不回亲人的生命,只能给亲人以安慰,我们坚决要求日本政府对他们做的事负责,有大道主义,给我们中国受害人民以赔偿。请您给我联系。
  祝
您工作顺利,身体健康!

龙自爱
1993年7月10日

注:跑日本,湖南常德话,躲日本鬼子的意思。
证明信只有一件,请您保存好,他们三人都是古稀老人,没有住在一起,作一次证算一次,还不知道他们能否亲自知道结果。

  事情发生在民国32年4月5日,徐述林、徐冬林从十美堂跑日本跑到南县的厂窑,一起跑日本到那里的有40多人,在一个屋里,就被日本人发现,徐述林、徐冬林认识当中的几个,其中还有几个跑掉了,一个叫赵刚山,一个叫罗彩凤,另一个叫徐冬林,徐冬林的右手现在还有一块刀[疤]?就是当时从屋里逃跑时,日本人用刀杀的,跑掉的人亲眼看到日本人把屋里的人杀了之后,从厂窑的凌园杀了几千人,再就从厂窑的北堤一[直]杀到肖家湾,约15里路长,杀了成千上万的中国人,现[已]成为历史,谁人不知,哪人不晓,叫日本政府赔偿是应该的,赔多少钱也换不回死去的人命。
  此致
敬礼

徐冬林(手印)
赵明山(手印)
罗彩凤(手印)
一九九三年六月三十号

s1637-e s1637-p1 s1637-p2 s1637-p3

其它(OT), 谋杀(MU)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