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10 月, 2018

s1615

信扫描序列号:s1615
写信日期:1993-02-26
写信地址:青海省西宁市
受害日期:1941
受害地址:山西省
写信人:徐延武
受害人:徐延武
类别:劳工(SL)
细节:我是在山西省被日军抓去当劳工的,在那里没吃过一顿饱饭,冬天也没有棉衣,死伤常有,有冻死的有饿死的,过着不如畜生的日子。询问还需要什么材料说明才能向日本要回赔偿。

 

童增同志:
  您好!
  我是青海省百货公司离休干部,现年73岁。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今年2月3日的《文摘周报》第四版中发现一文,名为《向日本国讨公道》的文章。看后心情很激动,浮想[联翩]。我坚决拥护你的提议,并参加这一活动。
  我是1941年春天从现在的山西省长治高平县被日本军队抓去,当年23岁。在名古屋西北约100多里地的山里当劳工。同去的约200余人,在那里没吃过一顿饱饭,每顿饭中有1/3的稻米[糠],一日劳动12小时,冬天大雪一尺多厚,没有棉衣,只身穿2件单衣,披件蓑衣;挖煤、挖山洞、伐木等,干的都是重体力活,动[作]稍一慢,监工就拿棍子劈头盖脑的毒打一顿。医疗条件根本谈不上,死伤常见。有冻死,饿死,工作时意外事故砸死的,也有忍受不了这种折磨而悬梁自杀的。我的右手中指至今还留着那时的伤痕。到1945年10月日本投降后,日本军队将我们剩下的160多人,从下关上美国船,到天津塘沽下船,历经5天左右。下船后,家在华北的人都自散回家,黄河南的人还有五六十人,走到石家庄被国民党第三军拉着当了兵。1947年10月,石家庄解放,正式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48年上半年,随军配合辽沈解放,下半年参加了平津战役,在战役中受了三等二级残伤。49年解放大西北,在解放兰州时立一大功。以后51年参加了抗美援朝,立一次三等功。53年9月回国。在国内学习三年,56年转业到青海商业厅搞商业工作,直到离休。
  我这一生,从47年参加革命开始,到80年离休,在这33年中虽然为国家作出了一定的贡献,党也给了我优厚的待遇,离休后每月能领到200元的离休金,从医疗保健方面到逢年过节的慰问,我都深深感到党没有忘记我。回想当年在日本国的待遇,简直是天地之比。为此,我坚决拥护并参加您发起的“向日本国要求受害赔偿”签名活动,讨回公道。
  但是,我不知道我这种情况属不属于这范围之内。再者,经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等战斗,回国后我又到了大西北,这里的消息也比较闭塞,一起入伍的同志也就分散了。经过风风雨雨几十年,现在找人证我感到很难。但我的档案记载是组织[花]费了一定代价给弄清的,是可靠的。如要证明材料或其它什么材料,还是有哪些手续,请您来信说明,让您费心了,我的后代将记住您。
  来信请寄:青海省西宁市大通路38号 徐廷武收(810028)
  此

93.2.26

(西宁铁路分局防疫站是我女儿,名为徐秀香,信寄给她也可)(810007)

s1615-e s1615-p1 s1615-p2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