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10 月, 2018

s1199

信扫描序列号:s1199
写信日期:1993-02-22
写信地址:湖南省长沙市
受害日期:1944-11(农历)
受害地址:湖南省长沙市
写信人:龚云飞
受害人:龚福元(龚云飞的父亲)
类别:其它(OT)
细节:我生于1944年农历11月7日,父亲龚福元当时是裁缝,在我出生的第三天出门帮别人做衣服回家的路上遇到日军,日军朝父亲腿部开枪,造成父亲终身残疾,因此要求日本赔偿。

 

童增先生:
  你好!
  我是湖南省长沙县跳马乡跳马村下石矿村民组村民名叫龚云飞,生于1944年古历11月初七。
  我父亲叫龚福元,是当地的一位裁缝师傅,在我刚出生三天时的上午,我父亲在外帮人家做衣回家时,走到离家不远处,碰上一队日本兵,我父亲就急忙往家走。这时日本兵就向我父亲开枪,一颗子弹正好打在我父亲的右腿上,我父亲中弹后就倒在地上,不能动弹。而日本兵走到我父亲面前见状后,不但不急救,反而还用枪托往我父亲身上乱打并说了几句日话(我父亲听不懂)后就扬长而去。
  而我父亲躺在地上只能痛苦呻吟,过了一段时间,来了几个老乡,见我父亲躺在地上,右腿在不断地流血,就连忙将我父亲送回家。我父亲回家后,因当时农村又没有医院和医生就只好听任伤口发炎。由于没有得到及时医治,伤口不断恶化,过了一段时间,伤口烂得生了蛆。当时我家里有6、7口人吃饭,在父亲没有打伤以前,还能靠手艺能维持一家的一口饭吃,在父亲被打伤以后,家中的生活就变得贫困了。父亲伤口烂得厉害,有生命危险,附近的乡亲就大家资助一点,亲戚家帮助一点。就将我父亲送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当时所谓“维持会”办的一个卫生所,作了将伤腿切掉的手术,总算保住了生命,但从此留下了终身残疾。
  父亲残废后,家中的生活就很难维持下去了,在这种状况下,只好将一个1岁多的女儿送给了人家(现在还下落不明)。后来我的一个刚刚7岁的哥哥连病带饿的死了。我出生后因家中这样的贫困也几次差点死了。
  在48年,我家的生活贫困到了极点,又只好忍痛将我的一个12岁的姐姐送离家100里以外的地主家当丫头。她在地主家因忍受不了非人的待遇,就偷偷地独自跑回家。1年后湖南解放了,我家的生活才根本好转。
  造成我家这样悲惨遭遇的原因完全是因我父亲被日本兵惨遭日本兵枪击造成终身残废所造成的(我父亲被打伤成残废时年仅40岁)。
  今天,作为我们这些被害者的家属,完全有理由要求日本国当局对造成我们这样悲惨遭遇进行赔礼道歉和经济赔偿,使我们这些被害者和被害者的家属也多少能得到一点点慰藉。
  此致
敬礼!

被害者龚福元之子龚云飞
93.2.22

s1199-e s1199-p1 s1199-p2 s1199-p3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