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10 月, 2018

s1186

信扫描序列号:s1186
写信日期:1992-11-07
写信地址:上海市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赵建林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我看到关于您事迹的报道后,为你的勇敢而感动,我支持对日索赔。

 

童增先生:
你好!
我从《读者文摘》摘录《金华日报》的文章《历史没有忘记》中知道了你的事迹。看过文章介绍后,深深为你的勇敢行为所感动,[作]为一个泱泱大国,做一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能勇敢的站出来为民族说话的人,你当属第一,尤其是从49年至今,对此敏感问题直言不讳,毫不顾虑,实属难能可贵,对此我十分敬佩之至。多少年来,尤其是近代一百多年来,我中华民族,丧城失地,被动挨打,弹丸之国,能使我这泱泱大国,胆战心惊,千万人之国,能使我数亿芸芸众生落魄丧魂,对此使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困惑,我迷茫,我沮丧。尤其是日本国在对我国的侵略中,杀人如麻,如同草,而我中华民族表现得怎样呢,一让再让,的确做到了“温良恭俭让”,表现的如此懦弱无能,而统治者的麻木不仁更令人气愤,难怪大和民族视我中华民族为“劣等民族”。统治者的软弱,人民的麻木,是日本国侵略得手的重要原因,由于此种因素造成了使我中华民族处处被动,从清朝末期至今,[哪]一场战争是由我国主动挑起的,都是被迫应战,尔后,以失败而告终。好[像]我们这个民族是庙里的木鱼,天生是挨敲的。我们这个民族连一点欲望都没有了,还谈什么立于民族之林。我们这个民族痴心于“和平”,都招来杀[身]之祸。什么开拓疆域,征服异族的想法就一点也没有了。可以说是荡然无存。昔日征战四方,润泽大地的雄风,早已风吹云散了。不要说这些,就连触及我民族利益的事,我们却不敢说,就拿日本国赔款之事,本应是我民族的权利所在,损坏别人的东西就要赔,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然而我国却大方的可以为中日友好,就一笔勾销了。想一想我们和日本建交是建立在损害我国利益的基础之上的。我们的国民在日本人面前还能抬得起头吗?家仇国耻被一纸声明就取消了,这样的民族和国家还有什么面子,难怪外国人看不起中国人呢!该属于自己的权利争却不据理力争,反而用权力换友谊,来讨好日本人,这和当时的汉奸有什么差别。家仇国耻,一个民族不知羞耻,他还有什么出息?难道还指望日本国的贷款发达起来吗?完全不可能,要靠自己的努力,自身的强大,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去年日本军航又在我国钓鱼岛挑衅,不知政府[作]何感想!
说来说去,我中华民族,怕事,怕字当头,近一百多年来,中国出了几个探险家,又有谁能别出心[裁],就连雄伟的长江[漂]流,又是谁第一个去[漂],去征服的。好不容易出了一个中国人欲征服长江,却不幸夭折。国民的反映[又]如何?呆了,吃惊了,讽刺挖苦之语,不绝[于]耳,看一看国民心态,国民素质,难怪日本人踏上中国的土地如入无人之地,南京大屠杀,中国人是如此的麻木。中国人只要政府提倡的就是对的。事事听从最高指示,处处依赖政府,一点独立性都找不到,宁当奴才不愿做主人,更谈不上创造性了。这样的素质怎么能行,成立什么协会,本来是民间的,却非要和政府挂钩,一切设置和政府一样,找的人,并不是志同道合之人,全是些关系利益之人,从头到尾都缺乏独立性,作用就更谈不上。我深深的为我民族素质低劣而担忧,谁能说的准在下一个世纪,日本人不再向我国进攻呢?谁又肯定我们这个国家不再受兵刃之苦呢?
童增先生,我坚决支持你的壮举,但对你的做法我有点怀疑它的效果,因为你企图通过向政府施加影响而达到目的。其做法不可说不高明,但毕竟有限,因为当政者首先要考虑他自己的处境,对你的影响未必能采纳,不要迷信于他们,希望你能联合广大的民众,组成一个专门的民间组织,这样你的理想才能尽快的实现。单枪匹马只能不了了[之],假如你有心致力这件事,我首先加入你的行[列],为争取民族的利益奔起呼号,不惜献上我五尺之躯,是时候了,我中华民族应该敢说敢干,我们应该得到的,我们决不放弃,我们决不怕事,我们身后有十一万万同胞,我们怕什么?如果我年轻人都不敢做事,我们民族离灭亡就不远了。为了振兴我中华民族,我们应该携起手来,共同努力。
童增先生:我现在把我自己作一个简单的介[绍]:本人赵建林,生于1960年5月10日,高中文化[程]度,喜欢看书读报,喜欢旅游,当过兵,种过地,现在无职业,现在在上海,靠打零工度日,家在新疆博湖县二十五团土连,离家已一年多。到过广州、深[圳]、珠海,今天就说到这里。我准备亲自到你那里去一趟,拜见你,到时候详谈。
再会!

赵建林写于1992年11月7日

s1186-e s1186-p1 s1186-p2 s1186-p3 s1186-p4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