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10 月, 2018

s1078

信扫描序列号:s1078
写信日期:1993-02-06
写信地址:浙江省绍兴市
受害日期:1941
受害地址:浙江省金华市
写信人:章毓敏
受害人:章毓敏的亲人
类别:其它(OT)
细节:1941年福建省福州市沦陷前,我家为逃避日军,四散逃生,我和母亲、三姐到金华市投奔堂兄。金华沦陷时,我们避住长山乡,日军又进山扫荡,半夜我们躲在山上看到我们的衣物和粮食被日军烧光,我姐姐和母亲也因此在悲痛中死去。

 

尊敬的童增同志:
您寄来的两封信和签名表均已收到,前段时间羁于幼儿园工作,未能及时跟您联络,请见谅!今年元旦已辞去幼儿园财会工作,在家休息。
我是个退休工人,今年已66岁,1956年从部队下来后,一直在公路运输战线工作,65年起从事桥梁施工,至84年从绍兴市公路管理处退休。
我的受害经历是母亲和第三姐在一次日寇进山扫荡中,衣服被褥粮食尽遭焚毁,在冻饿交加、惊吓焦虑之中死于非命。对照您拟就的受理范围,应属于第十条其他伤害。
具体情况是这样的:
1941年福建省福州市沦陷之前,我们一家七口孤儿寡母,为逃避日寇烧杀淫掠,被迫四散逃生。表弟王兰荪卖给人贩子,外婆带着卖孙子的钱进了孤儿院,二姐未婚就送给了她婆家,母亲带着我和三姐随大姐一家往北逃奔。大姐在浙江丽水分路,去临海她夫家,我和母亲、三姐经永康到金华投奔堂兄章郁华(当时他是金华挂牌律师)。
金华沦陷时,我母子三人随堂兄一家避住长山乡。1942年春天消息传来日寇要下乡扫荡,又忙随堂兄等上山挤住一管山草屋中。没过几天一个傍晚,春寒料峭,日寇果真进山扫荡,我们慌忙爬上高山,躲进松林深处不敢出声。半夜里只见山腰火光四起,那一带山上茅草房子焚烧殆尽,我们老小御寒的衣服被褥连同数斤杂粮一齐化为灰烬。老母就在这场灾难中,经受不起惊吓冻饿,生起重病,无医无药,不几天就死在金华城郊的三姑庙中。三姐随后也在万分悲痛之中死去。
我家两位亲人虽非直接死于日寇屠刀之下,可完全是这场万恶侵华战争的受害者。
去年夏天曾去绍兴市老龄委和红十字会要求他们牵头来开展索赔工作,正如您说的那样,未经人大授权,他们都不愿搭手,我一个老朽要单独来搞的话,经济和精力都不济事,心想通过当地报纸和电视台发一张通告寻找受害者,这笔[费]用也承担不起,找企业赞助更是没门。去年10月日皇访华期间盼望他对此事有个态度,结果一点消息都没有,只在电视上露了一次面就不知去向,隔了许多天才有他回国消息,随后报纸上也没找到他对我国索赔的态度。可能是我孤陋寡闻,也可能有什么秘密不便报道。去年还见到有南京大屠杀的索赔消息和天津南开大学遭轰炸的索赔消息,自日皇访华后,这方面消息全无。希望您或您助手抽空将日前日本政府对我国民间索赔的态度或实际行动告知一二,使我心中有底。同时将如何开展这项工作,也请作些指示。签名表我已去商店复印了一些,准备物色一位年轻有能力也有时间的人来做本地发起人,请把发起人表格及受害者填写的表格择张各寄一份来,以便就近复印。
敬祈
春安

章毓敏
93.2.6

回信请寄:绍兴市环城西路22号 公路管理处工程队传达室 转交

s1078-e s1078-p1 s1078-p2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