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10 月, 2018

s0994

信扫描序列号:s0994
写信日期:1992-10-20
写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梅凌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我是四川二业学院90年入校生,看到您倡导对日索赔很感动,签名活动如何组织,请您指导。

 

童增大哥哥:
  您好!
  我叫梅凌,性别女,年龄二十一岁,四川乐山人,籍贯湖南常德,现在成都西郊四川工业学院(原成都农机学校)就读汽车工程,90年入校生。
  看了本年度10月份《读者文摘》上刊登的有关您和您所倡导的“国人向日本要求受害赔偿”一事,深受感动,也很敬佩您的胆略和一份拳拳之心,写信的主要目的有两点:一是向您致敬,二是向您请教有关“签名”一事。
  俗话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对于日本对中国的侵略行为,我非常痛恨,心中可以说是一直“耿耿入怀”,对于历史,我们已无话可说了,您知道的理解得也更多,对于敬爱的周总理代表政府所签订的关于政府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我个人认为是不太明智的,我认为,若日本当初赔偿中国的战争损失,我国的经济、政治以及整个国家发展就会比现在要快要好得多。就是现在,若国人能要求到日本的受偿,对我们的经济发展也是一种补充,而且我认为要求赔偿受害损失是正当的,是自尊自爱自强之举,我们还不必对日本做出如此宽怀之举,再说日本现在已是世界经济强国了,赔偿受害损失对塔恩来说也不会损伤至元气,退一步就是伤至元气,我们正没得到的,也应该得到,当年德国不同样也赔偿了吗?
  别的不说了,您懂得的一定很多很多,我只不过是表明一下我的态度,但这决不是一时愤激之语,从我读高中读《政治经济学》开始,就一直有这种要求日本赔偿的朦胧的想法,入大学来一直对寝室、班上同学宣扬我的观点,这次看了您的报道,更坚定了我的决心,而且我们全体同学也很激动,大家都纷纷表示应该力争日本赔偿受害损失,特别是在日本天皇即将访华的此刻,我们也愿在您的一万字人的签名后再加上我们微不足道而神圣的大名,但却不知到底该如何组织这次签名活动,特请您指教,请您务必给我们一些信息和指导。
  我们计划将《读者文摘》上的那篇报道的全文大量印发,以获得更多的同学和老师的支持,还拟将扩大至成都各个高校,统一组织宣传整个成都、整个四川,引起国人的关注和爱国之心,请您指导我们吧。
  急切盼望您的回信,(为防信件有误,请最好寄挂号信件)
  给您捎去一份来自您家乡的崇高敬意和亲切问候!
  顺祝
秋悦

您的国人同乡
梅凌
一九九二十月二十日于川工

来信请寄:
611744
川•成都西郊四川工业学院汽车工程系9011# 梅凌(收)

s0994-e s0994-p1 s0994-p2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