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1 10 月, 2018

s0972

信扫描序列号:s0972
写信日期:1992-12-07
写信地址:吉林省延吉市
受害日期:无
受害地址:无
写信人:金成镐
受害人:无
类别:其它(OT)
细节:我通过韩国学者得到您的情况,对你很敬佩,听说你在武汉调查原朝鲜慰安妇的事,这很有意义。

 

童增先生:
您好!
谨代向贵所其他同志问候,致意!我是延边大学朝鲜问题研究所历史研究室的助研,专门从事朝鲜近、现代史研究工作,至今已发表四十余万字的文章,现年42岁。
我是通过韩国学者得知您的情况的。对您的事业深表敬意。据说,您已在武汉地区调查出28名原朝鲜慰安妇,这是很有意义的工作。现在,南北朝鲜、台湾、香港等地,认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等,对日军从军慰安妇问题,形成广泛的议论。我认为,清算日帝侵略罪行,对于巩固亚洲和平,防止日本军国主义复活,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您先走一步,我深表敬意和支持。
我在1987年《银河》(黑龙江朝鲜民族出版社刊物,朝鲜文)第四——十期上,连载发表过有关慰安妇的文章,至今有了第三版。目前已完成26万字的史话(朝鲜文),估计明年内得以出版。我在《世界史研究动态》(1992.10期)上看到您在《江汉大学学报》(1992.1期)上发表《二战遗留下来的赔偿问题》,但此地是偏僻的边疆,没法看到您的文章,深感遗憾。您能否可给我寄一本呢?在这里打听也没法弄清《江汉大学学报》的地址。实在是对不起的事情,我实在希望拜读您的文章。在崇高的学业面前,我求助于您,望您给予帮助和支持。
另外,您能否可以告知一些有关28名慰安妇的大致情况,若有公开发表的文章的话,全文都给我寄为盼。是的,我这么提出愿望,也许太过分啦,只好求得您的谅解与宽恕。是的,若条件允许的话,真想赴京与您面谈一切。总之,我真诚希望与您合作,求得您的大力支持和帮助。
韩国统一国民党《太平洋战争牺牲者对策委员会》一行七人来我国一事,我已发去了邀请书。前些日子,他们来电话说,您去四川[呆]一个月,他们又忙于选举,现在明年一、二月份来华。他们一定要见您,要了解28名慰安妇。延边学界也对慰安妇一事,开始引起重视。您在北京,必有很多消息……国家对战争赔偿一事,究竟抱什么观点呢?为了中日友好,清算侵略罪行是必要的,至少在道义上也是如此。
乱写了不少,请原谅为盼。急待您的回音!我的电话是:0433-520446
此致
敬礼
匆匆!

12月7号
金成镐敬上
于延吉

0972

s0972-e s0972-p1 s0972-p2 s0972-p3 s0972-p4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