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3654

信扫描序列号:s3654
写信日期:1994-11
写信地址:上海市
受害日期:信中没写
受害地址:上海市
写信人:郭惠兴
受害人:郭殿卿(郭惠兴的父亲)
类别:其它(OT)
细节:我父亲郭殿卿是复旦大学早期的校董,投资建设的新校区在战争中被毁,要求日本赔偿,还请指导。备注:信封丢失

 

童增先生:
  您好。
  我们虽不相识,但我从《读者文摘》中看到您的伟大创举——为民间受害者向日本政府索赔。我犹如久旱逢甘雨。几年前,这次适值您所有同志来复旦大学,经袁辑辉教授的帮助,知道您的地址,将来信麻烦您,请您指教。
  我们上海市区及郊区在抗日战争时期也深受日军的蹂躏。如,金山地区(伤害石化总厂所在地)迄今还保存着被日本残杀的“万人坑”。我家也深受日军的严重破坏:我父郭殿卿是复旦大学早期校董,曾以土地和资金帮助李登辉校长在江湾地区(今日的邯郸路)建立复旦大学新校舍。但在战争中被日军的[炮]火所毁。我父还独资在校外建造。“宋港分宿舍”(后改名“进步宿舍”)和复旦义务小学等,当在日军的[炮]火下都成为瓦砾之场。为此,我要求日本政府赔偿,当我不知如何进行?我家本来保存着照片和一些材料,因“十年方乱”中被多次抄家,已经失散。我只得寻找过去报刊中的纪实,如费巩先生的文章等(附在信里),这有法律效力吗?总之,我要求日本政府赔偿,但不知道该准备些什么材料,如何向中国政府申诉,向日本政府提出索赔……。我迫切期望您的帮助,我殷切地等待看您的回信,回信。
  此致
敬礼

郭惠兴
94.11.2

s3654-p1

其它(OT)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