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1, 2018

s3494

信扫描序列号:s3494
写信日期:1992-01-12
写信地址:北京市
受害日期:1938
受害地址:安徽省合肥市庐江县
写信人:宋航
受害人:宋航的舅舅及同乡
类别:其他大屠杀(OM)
细节:1938年夏天的一日,我家乡遭到日军入侵,被杀十余人,我舅舅程永鉴也被杀害,要求日本赔偿。备注:信封丢失

 

无辜受害理当赔偿
——为我舅舅被害命案向日本政府索赔损失6万美元

  一九三八年的夏季一天,一股从合肥进犯安庆的侵华日军,为[包]抄合安公路上小关隘口国民党守军的后路,绕道由军铺插入庐江县汤池镇,经马槽——我的家乡,翻越黄茅岭,攻占大关,迫使小关守军退却。这股日军(大约一连兵马),在汤池到马槽的十五里山区,杀了十余人,烧了鲍家粉坊,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恐怖之极。
  我舅舅程永鉴,就是在这次劫难中被日军提至门前一里处的钟家老屋下拐大路旁无辜杀死。死时衣服被扒光,遗尸一丝不挂,前胸和后背露有刺刀贯穿的三角口子,鲜血染红了一片土地。
  程生于一九〇三年,独子,唯一姐(我母亲为此悲愤、呼号几十年),早离散。幼丧父母,由叔父抚养成人,识字,务农,晚婚,遇害时年仅三十五岁,膝下有一幼女(大牛),四五岁时夭折。从此,美满家庭破灭,绝无嗣。
  其妻程王氏,桐城人,当年她才二十多岁,美貌超人。程死后,她在家守孝一个月。囿于当地习俗,因她是无后年轻的寡妇,可以强娶,被林家抢新娘成亲。王氏在林家生活不久,其丈夫被抓壮丁,她被国民党兵所占,住于故里。几年后,林夫逃回家,又将王氏夺回。她由于原夫被害,先后,度过了二十余年人世间最不安宁、最受凌辱的悲惨生活,直至一九六〇年在灾荒中死去。
  程永鉴现有亲属唯侄儿程习贵,六十多岁,贫困农民。当时他七岁,由长辈在收尸场立为继子,执幡送葬。一九七七年由其迁坟再葬,一九九二年清明节,他陪我扫墓时,共立纪念碑以际之。
  据程永鉴本人及其一家受害情况,参照国际惯例,要求日本政府赔偿损失6万美元。其中,用于程习贵脱贫、修坟;发展当地教育、交通、林业、付业等活动费用三项之比为2:3:1。

索赔人 宋航
一九九二年元月十二日
于北京

s3494-p1 s3494-p2

其他大屠杀(OM)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