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10月 21, 2018

s2022

English

信扫描序列号:s2022
写信日期:1995-11
写信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
受害日期:1944-10
受害地址:信中未提
写信人:闫风池
受害人:闫风池
类别:劳工(SL)
细节:1944年10月我被日军抓到一四一七部队,最后送到日本做劳工。在日本的中国劳工不计其数,每天吃不饱还受着非人的待遇,每天都有中国劳工死去。有的人受不了逃跑了但是都被日军残忍杀害了。我委托童先生办理我的索赔之事。

 

童增同志:
  我看了你二月3日四川日报主办的文摘周报刊登的,向日本国讨公道的一[篇]文章,为中华民族增光,为被日本侵华时抓走的民间中国劳工,幸存死亡的添了一份力量。我是其中幸存的一个劳工,44年10月被抓到正定县城内小北门里日本洪部司令部,后送到石门市(现石家庄市)正东街东头门牌子上写着大日本甲第一四一七部队,最后送到石市休门村南,日本南兵营。在南兵营期间,从各县抓来的劳工,都集中在南兵营,等候去日本国。在南兵营死的中国劳工无计其数,每天吃的是凉饭高梁米,也不让吃饱,晚上睡觉时都叫起立,立在木板坑上,一个挨一个,喊一、二,两边一分都让躺下,身上的虱子一抓数不清,天明时挨着我睡觉的,睡时也没病,天明时就死了,这样的事,是常事,主要的是传染病。都是民间来的,思家心切,死的劳工,用人工拉的排子车,拉到休门村南,一个大坑内就埋了,一天一趟管事的中国人把死者好衣服都扒光了,赤身裸体,垛成垛用席子盖着,从我们住处穿过,我亲眼目睹。南兵营高墙上有铁丝拉的电网,四角上有高炮楼,大门口有一个炮楼,有日本兵端枪站岗,这是外层,里边还有一道沟,门口是中国警备队看守,拿着木棍,有一次中国劳工们组织往外跑,吃晚饭后,天黑了,一人传一个,咱们往外跑,中国管看守的,听见了劳工们的喊声,[冲]呀[冲]呀,就拿着木棍,口吹哨子,外围的日本兵也来了,用机[关]枪扫射,天黑日本兵用电探着灯照着,中国劳工就乱跑,那一次死的人太多了。天明,中国劳工房子外边道上,沟里躺着死的无[计]其数,逃跑主要是缺乏经验没有组织纪律。把死者用勾子勾着,用排子车都拉到休门村南坑内埋了。那时我在最后一栋房子住,我听见口哨声没有出来,是一幸存者。44年十月间挑选强壮的没有病的,有日本人押着乘火车到了天津塘沽,四周都是电网,等候火轮船,没有几天,每人都登了一个布牌上写三井芦别,共500人谁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坐火轮船就到了日本国下关,共坐船坐了半个多月,那时太平洋战争亦已爆发,有美国飞机扫射,日本船白天不敢走夜间绕着走。有在海内死了的,从船上扔下来,就抛在海里。从下关乘火车就到了北海道三井芦别兴亚寮,每日天明上班时在家吃两个豆面杂粮小馒头上山下煤窑,带着三个,回乘吃二个,喝点北瓜茎、烂鱼汤,我们在三井芦别每人都编成号,上班前一个日本人叫号,有一个叫李翻译的,能翻中国号,我是224号,点完号后,再领头上[戴]的灯,领灯后大家再喊口号,上写,我们为击灭米、英,要尽力的去石炭生产,喊完口号后,有日本人带队,同下煤窑。和中国人下煤窑的,也有朝鲜人和美国兵,那是在太平洋俘虏的兵,可是人家美国兵光在煤窑外边看一看。日本投降后,有美国飞机到北海道找美国兵扔降落伞。美国兵对中国劳工用手指比划,咱们[竖起]大拇指,日本[竖起]小拇指。1945年11月我们才回归祖国。
  以上像这样的事实,请给我们代办,委托你办理,还是我们到另一部门申请,还是中央[哪]个部门管,市和省政府都不知道。请你指给我们一条明路为盼?请来信告之。

石市任栗村栗中街南4条27号
闫风池

s2022-e1 s2022-e2 s2022-p1 s2022-p2 s2022-p3

劳工(SL)
About 10000cfj_3o5som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